「最不喜歡訪談者提出的問題是什麼?」「就是現在這個問題:)」——葉揚專訪艾加.凱磊

文/葉揚 跟大家分享一個老天爺聽到我的祈禱的實際案例,這件事可以列為今年令我最興奮的一件。 我在很多場合說過,最喜歡的作家之一是艾加.凱磊(Etgar Keret),他是大名鼎鼎以色列的短篇小說家,寫過《忽然一陣敲門聲》,《再讓我說個故事好不好》等等暢銷書,最近新出版的《銀河系邊緣的小異常》,終於讓…

羅比熱情滿點:「我們的餐廳,叫做海咪咪餐廳!」

文/葉揚 因為搬到新家,比之前多一個房間,所以羅比有自己的一個房間。 羅比很欣喜,於是自行在新家開了一家飯店,他宣布飯店的名字叫做「小羅比酒店」。 總裁規定,所有人都要在客廳等待他來check in,因為那個空空的房間裡有羅比的小廚房,所以羅比把那裡當作餐廳。 我:「羅比,餐廳都有名字啊,你這家餐廳…

【果子離群索書】愛情這東西誰明白:王爾德《獄中記》

問世間,情是何物?其奧祕玄妙,又豈是「直教生死相許」可以概括的。它教人矛盾、偏離軌道、抽離理性、逸出邏輯。情路並不直線而行,時而曲折,時而纏繞,有時隱伏,有時活現,無以丈量分析。 近日連讀兩本語多怨懟的書信集,一本是卡夫卡《噢!父親》,字數不多,很快讀完。另一本王爾德《獄中記》,幾近十萬字,讀了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