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逗點授權《美麗新世界》譯稿版權給香港CUP出版社,港版繪者Isaac Spellman巫男以獨具風格的插圖,帶點復古摩登的畫風與顏色,為書中未來世界定下獨一無二的調性。其中幾個畫面,讓我想起CUP去年出版的繪本《從前,有個香港》,拾起再讀一次,發現了這兩本書有對話空間,十分警世。 完整文章
創立於 1927 年的台中中央書局,曾經是全台最大漢語書局,當年到日本遊學的莊垂勝與台灣仕紳林獻堂受到法國沙龍、英國俱樂部的文化薰陶,宣示成立「中央俱樂部」,第一個項目(也是唯一完成的項目)就是創立了「中央書局」。這群中部在地仕紳為了培養台灣年輕世代世界眼光,募資辦學創辦書店,更透過新式聚會打造吸收文化新知的空間,影響了無數人。60 完整文章
壓力大的時候可以怎麼排解呢?大吃一頓洩憤?還是怒買一波安心?或者小酌放鬆怡情?抑或不論如何來點小確幸?有壓力的時候,生活彷彿繃緊的塑膠袋,隨時可能有破口,讓小心隱忍的一切洩洪而出。關於壓力,社會歷練豐富的夏宇童和陳夏民都略懂略懂,懂得忍不住想來一杯酒,是以本集《閱讀夏LaLa》推出的書單是《從此不再壓力山大:給忙碌人士的紓壓撇步》與《美麗新世界》。 壓力山大又無法Free 完整文章
文/阿道斯.赫胥黎;譯/吳碩禹 親愛的歐威爾先生, 謝謝你特地讓出版社寄了一本書給我。書到的時候,我自己的書正寫到一半,恰好需要大量閱讀跟查問許多參考資料。視力不好讓我得控管讀書量,所以等了好一陣子才開始讀《一九八四》。我完全同意那些書評的意見,這本書有多麼細緻、多麼重要應該不需要我再多說。 完整文章
逗點文創結社總編輯陳夏民是個各種奇妙的綜合體。 他以年輕編輯兼創業者身分出現在公眾面前的形象大多正面、充滿能量,有點清新文青感覺,但認識他的朋友都知道他私下相對安靜,喜歡很多古怪俚俗的東西;他在臉書或直播裡推薦閱讀相當熱情奔放,但他當編輯時十分冷靜仔細,他看起來蠻隨和可愛,但某些事情堅持起來其實硬得很(雖然看起來還是隨和可愛)。 完整文章
文/殷杲 說到《我們》,彷彿成了慣例,必定要先拋出這句話將它定位正名:二十世紀三大反烏托邦作品,正是尤金.薩米爾欽(俄國)的《我們》(一九二○/一九二四)、阿道斯.赫胥黎(英國)的《美麗新世界》(一九三二)和喬治.歐威爾(英國)的《一九八四》(一九四九)。 完整文章
文/Waiting; 原刊登於上報,經作者同意轉載 「反烏托邦」一直都是相當受到歡迎的創作題材,許多小說作者藉此以故事向讀者發出各種與政治、環境、經濟、宗教、科學等事物有關的呼籲,展現出他們對未來的憂心,又或者是對於人性的見解。像是喬治.歐威爾的《一九八四》、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與雷.布萊伯利的《華氏451度》等書,均是相當知名的例子。 完整文章
從一個「好像很鼓勵每個家庭都買書,但其實禁止學生讀閒書」的奇妙年代,到一個「出版社特地做書給青少年看,結果青少年根本不想看」的尷尬年代,再到一個「不但青少年看青少年小說,成年人也在看青少年小說」的年代,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從銷售數據來看,國內讀者不大喜歡科幻小說。 愛看什麼類型不看什麼類型沒什麼對錯,大多數讀者這麼選擇的原因有幾個,例如,一、刻板印象:覺得科幻小說會有很多無聊難懂的專有名詞;或者,二、刻板印象:科幻小說就是充滿各種科技設定的小說;以及,三、刻板印象:科學等於無聊。 這串關於刻板印象的名單還可以繼續列下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