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許進雄 在野生的動物群中,幾千年來人們最熟悉的,恐怕沒有比得上水陸兩棲的龜了。從很早開始,人們就覺察到龜種種天賦的異能,因此加以崇拜。尤其是它的長壽,更是人們所渴望的,因此常以龜取名,如龜年、龜齡一類。但是到了近代,它卻一變而成為人們普遍取笑與揶揄的對象。轉變之大,令人不解。 完整文章
文/阿潑(文字工作者)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多年前,當我收到人類研究所入學通知時,一個理工專業的朋友對我說:「我們可以去看你挖恐龍嗎?」 我竟不知如何回答。試想他的思路可能是這樣的:人類學=考古=尋找恐龍遺跡。 這當然是錯誤推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