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一個故事被冠上「青春」之名,似乎就框限了某種想像。 主角大約是中學到初出社會那十年之前的年紀,故事內容多半與校園與人際關係有關,可能是甜蜜或苦澀的戀情,可能是殘酷又黑暗的霸凌。當然這些不算太侷促的框架,創作者依舊能在其中發展出無限可能,只是印象深刻的幾部似乎就決定了名為「青春」的故事該有哪種主要樣貌,讓其他的可能都退到次要位置。 完整文章
文/犁客 「Radiohead唱〈Creep〉已經幾年了?同樣類型的歌後來這麼多人唱過,連林宥嘉都這樣唱,而且一唱成名,那為什麼還是有這麼多人認為:怪胎這件事是恐怖的?」馬欣說,「所以我有種無聊的使命感,想要跟大家說:怪胎其實一點也不恐怖,因為這世界其實是不正常的,清醒的人會發現,這個世界的走向已經歪掉,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崩壞方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