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房思琪如何失去她的樂園(上)〉 在小說中,李國華是反派角色,是推動情節最主要的人物,沒有他的情色狩獵活動,天下便太平無事矣。可惜林奕含刻畫這個角色並未成功。為凸顯他的罪孽深重,作者把他妖魔化到極大值,對其生理的描繪大於心理的剖析,這位文學底子深厚,年過中年,有羅麗泰情結,色膽包天的國文老師,其複雜的心境,深沈的心思,已非作者細緻的文筆所能駕馭。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約定的專訪日期在2017年4月19日的下午。在那之前,林奕含已經與我們藉著電子郵件討論了一陣子,從訪綱的內容到她想對讀者說的獨白,我們都先談到了。幾回郵件往返,會發現林奕含極有禮貌地詢問訪談進行時會有的狀況及訪綱,原因並不是想要左右訪問的方向或事先迴避某些問題,而是想要配合我們的計劃,做出最完足的準備。 完整文章
文/二毛 張愛玲文章寫的好早有定論,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就開始的一波波「張熱」是明證,我不想再湊熱鬧。作為一個資深吃貨,我關心的是張愛玲文字間散發的陣陣飯香和一道道可口的小菜。 銷魂的舌之味 與其他作家相比,張愛玲的作品中寫吃的篇幅更多,也更細緻,有時候甚至會詳細的記敘菜的做法。單從這個細節看,我就願意引張才女為吃貨同類,再讀起她的文章,也多了幾分親切。 完整文章
文/馬家輝 Photo from 群星文化臉書專頁 大約是四十歲出頭的那段日子,大約每個月跟幾位中學死黨飯聚一回,一群廣東大叔,十有九次吃肥牛火鍋,亦即廣東話說的「打邊爐」,坐於桌前,圍著電爐,把菜和肉往鍋裡丟去,熱騰騰的水蒸氣從鍋面冒起,使本已模糊的臉孔看上去更模糊,眼耳口鼻像融化了,變成菜肉的一部分,只不過沒人愛吃。或許時間像火鍋,能夠高速把人融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