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展誥 提到「邊緣人」這個名詞,有兩個人很快地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第一位是我的學生阿棋,他是國中二年級的男生,體型圓滾滾、個頭不高,課業成績不甚理想,個性還有些吊兒郎當。他在學校總是獨來獨往,沒有特別隸屬於哪一個團體。導師起初有些擔心他是否遭到霸凌或排擠,但是每一次找他來辦公室關心,他都聳聳肩、一臉無所謂地回答:「還好吧?我覺得沒差。」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