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明益 二〇一八年初夏,我和黑潮文教基金會的朋友搭著暱稱「小多」的多羅滿號賞鯨船遶島。航行的伙伴有研究者、環境行動者、藝術家與熱愛海洋的人,計畫在十四天的航程裡,停靠包括離島的十二個港口,取得四十七個測量點「海水溶氧量」、「海洋廢棄物與塑膠微粒」、「水下聲景」的資料。 完整文章
文╱林蔚昀 兩個月前,出版社編輯和我分享一本他們正在做的書,是關於一個女生去爬山。一開始,她瞞著家人偷偷摸摸地和朋友爬山,或自己一人上山。後來,當她走過許多山,她帶自己的朋友去爬山,包括孕婦、小孩以及從來沒上過山的人…… 我說,這本書聽起來真有趣!編輯問我是否願意為此書寫一篇推薦序?當時一口答應,但是真的拿到稿子的時候,卻開始覺得害怕,猶豫著要不要接下。 完整文章
文/韓奈德;譯/魯夢珏 三月的第三個星期一,我第一次看見鷹樹。要是我相信魔法、迷信或者宗教的話,就會把這當成一個吉兆,因為我的中間名就是馬奇。我希望大家都叫我馬奇,如果你叫我別的名字,我是不會搭理的。但媽媽堅持叫我彼得,儘管我告訴過她,我的名字是馬奇。 完整文章
文/楊南郡 1998年元旦,天下雜誌特別推出「影響200、飛躍2000」專輯,介紹400年來影響台灣最重要的200個人。其中,著名的博物學家鹿野忠雄以「開啟了台灣山林文學之美的殿堂」名列榜上,文中引用了一段鹿野描述高山蝴蝶生態的優美文字,並推崇: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台灣曾經是台灣雲豹、台灣黑熊與石虎的故鄉,但我們現在除了失去最後一隻雲豹,也面臨著失去黑熊與石虎的悲哀。曾幾何時,台灣是蝴蝶王國,大量美麗珍貴的蝴蝶卻早已瀕臨絕種。曾幾何時,清晨的各種鳥叫聲如今只剩下麻雀和燕子寂寞的鳴叫。 曾經生活在這塊土地上數萬年甚至更漫長歲月的這些生物們,都到哪裡去了?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當天晴好日出遊,面對大自然的美景不由得心生讚歎,回來總會與親朋好友分享哪裡哪裡好美好漂亮之類的話,想要再請對方「多說一點」卻再也蹦不出其他的形容了。彷彿他人僅從好美好漂亮這幾個字裡,就能體會你所感受的震憾。但怎麼可能?好歹該有一點「引人遐想」的文字吧。 詞窮的毛病怎麼治呢?讀這本書吧。完整文章
這是春季的最後一次大潮。薄薄的新月帶來潮水,一遍一遍舔舐岸邊沙丘上的海燕麥。靈巧一族來到峽灣與海間,一片長條形的離岸沙洲上。牠們是從渡冬的尤卡坦(Yucatan,墨西哥東南部)海濱,一路北飛而來。到六月,太陽把沙地曬得暖暖的,牠們會在島上或沙洲上產卵,孵出毛色淡黃的幼雛。但現在,經過長程飛行,牠們累了。白天,牠們在潮水退去的沙岸上休息;夜晚,則在峽灣與沼澤的上空迴旋。 完整文章
時間:2015 年 6 月 27 日(六)14:00-16:00 地點:羅布森書蟲房(台中市烏日區溪岸路8-3號) 主講:黃宗潔(東華大學華文系副教授) 活動網頁:點我進入 黃宗潔,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博士,現任國立東華大學華文系副教授;主要之研究方向為現代文學、自然書寫、家族書寫與動物書寫。著有《當代台灣文學的家族書寫:以認同為中心的探討》、《台灣鯨豚寫作研究》等專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