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鼠疫》是卡繆文學創作第二階段系列主題「反抗」的首部作品,在二戰後,婚姻家庭責任重壓與創作自由空間深受束縛的情況下終於寫就的這部代表作,深具意義。 卡繆完成書稿後曾一度考慮,書名要叫做「鼠疫」、「恐懼」,還是「集權主義」,由此可知,「鼠疫」所指不是特定、單一的傳染病,而是涵蓋一切的「惡」。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這是一本大書。這裡的「大」,指的是作者試圖用相對全面式的視角,以具體發生在我們生活週遭的事件,提出兩千多年來多位哲學家,針對各種兩難問題所架構的論述,帶領讀者進行更富層次的理性思考,以取得反覆辯證的精髓,讓許多公共議題,回到正反兩方各述其理,並藉此促成相互理解的可能。 完整文章
文/陳思賢 臺大政治學系教授 福山近年寫了上下兩卷關於政治秩序的巨著,上卷《政治秩序的起源》中譯本已由時報文化出版公司在去年推出,現在下卷也已譯出(編注:兩卷分別於二○一四年、二○一五年出版,二○二○年新版)。其實福山所謂的政治秩序即是具良好政治建制與良好治理之意,也可說就是他心目中的理想國,而這樣的理想國,就可以現代歐美的自由民主制(liberal 完整文章
文/傘下的人 我帶住佢喺身上,希望自己去到邊都會一直記得自己嘅身份。唔好輕易忘記因為抗爭付出咗好多,唔好只係諗住盡快成為台灣人,我唔想忘記自己係香港人。 「那天,我是一個剛剛加入勇武抗爭的新手。」Peter在二〇二〇年,談起二〇一九年七月一日,好像只是昨天的事,卻又彷如隔世。可是如今的他只能在彼岸臺灣追憶往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