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瑄庭 你是否也曾經有過腦袋剎那間當機的經驗,明明覺得自己已經準備充分,但一開口,想要表達的亮點剎那間哽在喉頭,似乎一切努力瞬間蒸發!那個當下,你可以明顯感覺自己呼吸短促,甚至喘不過氣來,臉頰的熱度明顯地升高、手心濕冷、兩眼空洞望向遠方,掙扎地想把自己拉回當下,卻支吾地連自己都不太確定說了什麼,只想把這個似乎過了好幾世紀的尷尬時刻帶過。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走出戲院,回想起剛才在黑暗空間的種種:燈兀自亮起,演員在舞台間穿梭。你有意識地來到,卻不自覺地進入導演及演員創造出來的幻覺,聽著看著他們構築起的故事。演員散發出的身體能量成為此刻混沌的靈光。不論感到喜悅、悲傷或憤怒,都將在步出幻覺後得到新生。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鄧九雲,一個復古又文青的名字,正職是演員,但自從 2013 年出版第一部文字作品後,年年都出書,投入創作的心力比演出還大,冠她「作家」頭銜,卻不太能被她欣然接受,因為「我沒想過要當作家,我只是在分享一些故事,而且在台灣一講作家,就容易跟愛看書的人圈在一起,但我更希望分享給那些原本不見得愛看書的人,你不閱讀沒關係,我可以演給你看。」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Jocelyn Kinghorn 文/吳念真 人家說,有電影為何還要有小說?因為小說可以隨時讓人翻閱、隨時拿在手上。而舞台劇要重現在觀眾面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舞台劇要改編成小說,反而會抽掉了畫面和視覺的元素。所以我想漫畫是一個很好的媒介。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