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載於【莊祖欣臉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一位叫做董仲蠡的中國老師在一個廣為流傳的視頻中闡述「教育的意義為何?人為什要讀書?」 他舉例說,看到天邊飛鳥,讀過書的人就會说:「落霞與孤鹜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而腹中無墨水的則只會說:「哇,好多鳥喔。」 邊看視頻我就邊想,如果當真看到好多鳥,就不該吟這句詩吧?因為他舉例的那句詩裡只提到了一隻鳥「孤鶩」嘛,並非好多鳥,是吧? 完整文章
文/莊祖欣 一位嫁給德國人的中國女朋友曾跟我說,當她第一次把德國男友介紹給家鄉的父母認識時,男友很有歐式禮貌地要跟她父親握手,中國父親坐在老爺太師椅裡,上下打量這個老外,沒起身,更別說握手了,「坐」,他說,抬抬鼻尖示意一旁的板凳,「談談你對你們德國納粹屠殺猶太人有什麼想法。」德國青年腦袋裡「轟隆!」一陣,心想這是什麼初次見面的問候語? 完整文章
文/莊祖欣 晚飯中,在英國上學的老大打 Skype 回家,說為寫英文作文焦頭爛額,拜託媽媽給點建議。 他說題目和提示重點下午已用 Whatsapp 傳給我了,「看到了嗎?什麼?還沒看?」所以放下碗筷,起身去手提包裡翻出手機,發現,啊~真的,兒子寄來了七、八則訊息,包括英國報紙上的社論連結、老師給的範文 完整文章
文/李雪如 大學畢業就為愛走天涯的莊祖欣,婚後住在德國西部的寧靜山區小鎮拉得弗森林(Radevormwald),從一句話都不會到現在說得一口純正的德文,她學畫畫、學聲樂,並成為小鎮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不僅教德國人中文、寫書法丶畫水墨畫,帶領一個由華人和德國人組成的華語合唱團,現在更教起了難民小朋友德文,生活過得多彩多姿。 完整文章
文/莊祖欣 生活在德國,即使自己沒有女兒,也知道周遭朋友的女兒、兒子的女同學、鄰居的小女孩當中,九十八%都迷戀馬。每一個六至十四歲的女生,只要家長稍微負擔得起,一定會讓她去學騎馬。 駕馭馬、穿馬褲、馬靴、戴頭盔、揮擲馬鞭、揚起下巴、挺起胸膛,坐在高大俊秀的馬背上,踢踢躂躂地踱步在原野阡陌裡,實在是每個德國女生意識到「我是女生!」時,所憧憬的完美形象。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