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葉佳怡 如果上網看大衛‧伯頓(David Burton)跟讀者分享本書的影片,你可能會立刻覺得他是同志:稍微女性化的說話語調、蒼白瘦弱的身形,閃閃發亮的少女眼神……但一切可沒那麼簡單。《如何快樂》這本書告訴你,這不只是男孩大衛發現自己是同志大衛的故事,而是大衛在各種情慾流動的可能性中周旋,最後幾乎全面性地放棄了同志或非同志的選項。 完整文章
文/葉佳怡 平路這次用二○一三年的八里雙屍命案做背景,重新演繹兩女──佳珍(對應現實中嫌犯)與洪太(對應現實受害夫妻之妻)──的故事,或許如同序言中陳芳明教授所說,此事件僅為一「酵母」,目的是探討人性中「情慾流動與權力干涉」,但畢竟也如邱貴芬序中所言,近期新聞與歷史不同,牽涉到眾聲喧嘩中屬於創作者的倫理問題,不過,我更好奇的是,平路作為事件演繹者,在此時可能折射出的性別困境。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