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蔡焜霖;文/蔡秀菊 九月十日,蔡焜霖這輩子無法忘懷的一天。 那天適逢週日,在彰化教書的三哥焜燦帶著妻子回老家,二哥焜秀繼承家業住在家裡,除了大哥焜炳定居日本外,蔡家幾個兄弟難得相聚,大夥坐在院子裡愉快地談天說地。 那是個秋高氣爽、怡然自得的好日子,一家人在院子裡吃點心、泡茶聊天,母親看到兒子們幾乎都到齊了,心情特別好,一直忙著張羅吃的東西。 完整文章
文/林巧棠 「你先生的地址在哪裡?有沒有罵政府?」保安處偵訊室裡站著三四排身穿深藍色中山裝的人,其中一個吊著狐狸眼的人看起來像老大,不停逼問她一模一樣的問題。「你可以說日語為什麼不說?你在發抖嗎?」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毋知啦!毋知!除了母語臺語,她只會簡單幾句北京話。再怎麼沒常識,她也知道日語是千萬不能說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