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多年以來,每年年初的台北國際書展「狀況」好壞,似乎都是用進場人數在計算的,加上連著好些年的年末,都會看到某些媒體刊載出版業這一年多麼悲慘淒涼的新聞,所以這些年的年度之交,常會先看到幾則換形容詞但內容幾乎沒變的寒冬苦情新聞,再看到幾則公眾人物逛書展買書和進場人數多少多少的熱情活力新聞──然後講的都是出版業。 完整文章
詹姆斯○○七沒有先動筷子,而是低聲在女子耳邊說了些什麼,接著微微拉開距離,像是等著要看女子會有什麼反應。 女子舉筷,挾了螞蟻上樹;詹姆斯○○七嘴角帶笑地看著她把螞蟻上樹送進嘴裡,下一秒鐘,他忽然眉頭緊皺,抬起頭來。 有什麼不大對勁。大強是個有經驗的接待員,沒等詹姆斯○○七招手,就已經在桌邊站定。 「把章主廚給我叫過來。」詹姆斯○○七壓低了音量,但壓不低聲音裡高漲的怒氣。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有時被問到自己寫的故事裡某個角色是怎麼設計出來的,俺會不大確定該怎麼回答。 會被問到的大多是主角或重要配角,他/她們的出場時間長、戲份多,也比較容易因為面對不同衝突而讓讀者看到他們個性的不同面向;俺大多也在擬大綱之前就寫好這些角色的簡要設定,如此才好確認他/她們在某些情節裡是否可以負擔推動劇情前進或轉折的任務、不至於出現生硬的彆扭姿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