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許多許多年前,自己摸索著練習寫小說的時候,寫過一個短篇,叫〈十一月的雨〉。 那時練習寫作有很大比例的原因在於「好玩」──有人寫過那樣的故事,俺能不能也寫寫看?某一類故事似乎有種規則,俺能不能故意不照那套規則、但寫出同一類的故事?──總之那時想的大約就是這類事情,覺得做來有趣。 完整文章
不管是在演講時帶討論,還是真正跟別人討論議題,偶爾會遇到一種意見,認為誰是誰非就看「規則怎麼定」,或看「相對於怎樣價值觀的社會」。 round one :「所以大家覺得高中生應該穿制服嗎?」 :「校規有規定就應該穿,否則就不用」 :「…那校規應該要規定大家穿制服嗎?或者校規有權這樣規定嗎?」 :「這方面就看法律怎麼說」 round two 完整文章
哲學家花費許多時間企圖找出各種概念的定義。如果你有注意到的話,那些典型的哲學問題,都是關於抽象概念的定義: 什麼是「正義」? 什麼是「心靈」? 什麼是「存在」? 值得注意的是,同樣格式的問題,若把主角換成具體的東西,就會看起來好像比較好回答,但其實不然。例如: 什麼是「蜥蜴」? 完整文章
學生是否一定要穿制服?男警員可不可以留長髮?這些公共討論的共通點在於它們都是在討論要不要修改某些規則。在這些討論中,有一些人在傾向於支持現狀,反對改變。這些人不見得擁有完全相同的價值觀,也不見得都會提出相同論點,以下我分析他們常用的兩種說法,並指出當中可能的瑕疵。 搞混法律和道德 我們通常會要求政府或其他有權力的單位在執行權力時符合道德,要達成這個目標,一般的做法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