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管過倉庫,一家非常小的出版社,一樓是編輯部加業務部,前院加蓋做打包出貨區,倉庫在地下室,大約五十坪。 五十坪能放多少書呢?一坪大約放六種,但這個空間不能全部塞滿,必須留出走道,這走道還不能只想到人能走,還得想到手推車也能通,否則純用人力搬書會累死。實際走一遍動線就知道,五十坪只能有一半用來放書,另一半必須畫成分區走道。 完整文章
出道以來,版稅公式大致如此:定價 × 10% × 印刷本數=版稅。曾幾何時,變了,減了,「印刷本數」改為「實售本數」,接著,「定價」改為「售價」。 「印刷本數」改為「實售本數」,情有可原,按「印刷本數」計算,本來就是佛心來的,這意謂書一印,就給錢,賣不掉,自行吸收,這出版社太大方了。 「定價」改為「售價」就傷感情了。據說是為了因應折扣戰而來的。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侯俊偉;作品提供/陳淑強 我在快退伍的那個人生階段裡認識「阿強」,陳淑強。那時我在台北仁愛路空軍總部服役,他在師大夜市搞了一家「MINI 工房」,朋友說可以去那裡寄賣手工卡片,就這麼認識的。 完整文章
文/鳳梨 夏天尚未到來,氣溫已經飆升至三十度。十一點四十五分,公館附近的文青們還沒開始活動,街道還維持著住宅區的居家感,但我走得很焦急,因為我趕著參加「台北城市散步:濃縮文青日」活動,現在已經來不及趕上活動開始時在微光咖啡的花茶了,所以有點遺憾。趕到集合地點,發現導覽隊伍剛出發,我快跑加入隊伍後方,溫州街巷道裡出現這麼一條長長的人龍,是難得一見的情景。 完整文章
莊瑞琳(衛城出版總編輯) 【按:此文為在臺大歷史系「我們的知識共同體」與東華大學歷史系「近來臺灣大眾史學讀物的編輯與出版」的兩次講座內容改寫而成。】 唯有出版讓歷史成為歷史。 這句話的原版是「唯有印刷出版讓人成為作者」,是 1690 年法人弗爾提耶(Antoine Furetiére)在《通用字典》(Dictionnaire 完整文章
文/何飛鵬 書展首日在會場逛了一圈,察覺真正的出版社攤位變少了,補上的是文創、印刷,以及增加了許多政府機構出版單位、學校附屬出版社。而過去常見的兩個攤位、一個攤位的小出版社,幾乎絕跡了。追問原因,聽說是攤位費太高,所以都放棄參展了。 這不是我的解釋,我對書展的改變的理由是:出版業真正的寒冬來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