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田文藏——一個臺灣植物史上相當重要、卻又常被忽略的名字。 他為何選擇離鄉2000公里外的臺灣,作為畢生研究的領域? 又如何建立臺灣植物學系譜,讓臺灣之名登上世界舞臺? 【第一講 自然史視野下的早田植物學】 對談人:吳永華(自然史研究者) 楊宗愈(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生物學組研究員) 時間:9月20日 19:30-20:30 地點:永樂座書店(臺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83巷21弄6號 ) 完整文章
文/閱樂書店林哲安 我們往往能夠從生活的任何事物中,得到許多的啟發。其中,書籍、音樂與電影,應該是最能觸動人心的幾種媒介了吧!所有的創作人,都希望能夠藉由這些嘔心瀝血之作,傳達他們所要訴說的任何訊息。而我們這群接收者,能夠咀嚼多少東西進肚,便端看個人的領悟力了。 完整文章
書展要怎樣才會吸引愛書人呢?除了有書,有很多書,很多各種各樣的書之外,還有別的辦法嗎?當然作家講座也會吸引人,但成為作家的前提不就是因為出了書嗎?書永遠是吸引愛書人的先決條件,台北書展如果要重新喚起讀者的熱情,就要問這個書展到底能不能容納夠多的書。 完整文章
我管過倉庫,一家非常小的出版社,一樓是編輯部加業務部,前院加蓋做打包出貨區,倉庫在地下室,大約五十坪。 五十坪能放多少書呢?一坪大約放六種,但這個空間不能全部塞滿,必須留出走道,這走道還不能只想到人能走,還得想到手推車也能通,否則純用人力搬書會累死。實際走一遍動線就知道,五十坪只能有一半用來放書,另一半必須畫成分區走道。 完整文章
出道以來,版稅公式大致如此:定價 × 10% × 印刷本數=版稅。曾幾何時,變了,減了,「印刷本數」改為「實售本數」,接著,「定價」改為「售價」。 「印刷本數」改為「實售本數」,情有可原,按「印刷本數」計算,本來就是佛心來的,這意謂書一印,就給錢,賣不掉,自行吸收,這出版社太大方了。 「定價」改為「售價」就傷感情了。據說是為了因應折扣戰而來的。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侯俊偉;作品提供/陳淑強 我在快退伍的那個人生階段裡認識「阿強」,陳淑強。那時我在台北仁愛路空軍總部服役,他在師大夜市搞了一家「MINI 工房」,朋友說可以去那裡寄賣手工卡片,就這麼認識的。 完整文章
文/鳳梨 夏天尚未到來,氣溫已經飆升至三十度。十一點四十五分,公館附近的文青們還沒開始活動,街道還維持著住宅區的居家感,但我走得很焦急,因為我趕著參加「台北城市散步:濃縮文青日」活動,現在已經來不及趕上活動開始時在微光咖啡的花茶了,所以有點遺憾。趕到集合地點,發現導覽隊伍剛出發,我快跑加入隊伍後方,溫州街巷道裡出現這麼一條長長的人龍,是難得一見的情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