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武漢肺炎的疫情影響,全球的交通旅遊大受影響,有的人突然多了很多在家的空閒時間,有的人開始大力鼓吹本來只參加室內活動的宅宅要多到戶外空曠的自然空間走走。 對於團體活動突然大減以致於在家閒得發慌的人而言,閱讀一向是好選擇,但對嘗試要做戶外活動的人來說,似乎就離閱讀遠了一點──當然,如果是個習慣參加讀墨「閱讀馬拉松」的認真讀者,一定會在這種時候擔心自己排名往下掉吧。 完整文章
最近打開新聞就可以看到滿滿的非洲豬瘟疫情,還有機場米格魯到處嗅嗅的可愛萌樣,我島陷入豬肉製品可能被消失的疑慮與危機當中,畢竟豬肉是大家的日常主食之一;那,古人也把豬肉當成主食嗎?豬在古代被視為怎樣的動物? 其實吃豬肉的記載比較晚,但關於豬這個動物及其意象,在古文中被拿來當罵人的話,倒是起源甚早。在《史記》〈莊子列傳〉裡,就有一個與野豬有關的譬喻,讓讀者印象深刻: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真的覺得這個方法很不錯;」謝金魚的興緻很高,「我們有三百萬的退休人口,健康狀況都還不錯,不見得要全都去當什麼志工,也可以深入社區和老人聊天、討論,傳承記憶然後成為獨立學人,學院裡的人力也可以輸出,傳授相關技巧。獨立學人的數量增加,可以和學院裡的研究者相互刺激、交流發展。」 完整文章
【島讀X圓神】共同策劃「天上人間大亂鬥」系列講座第二彈,邀請《崩壞國文》作者謝金魚和中興大學中文系副教授、《讀古文撞到鄉民》作者祁立峰對談!台北細雨綿綿,閱樂書店座無虛席,兩人話題無所不包,從唐代魯蛇聊到元白CP,兼論唐代女人的逼哀! 失敗了怎麼辦?想想司馬遷獲得安慰 完整文章
上禮拜和謝金魚對談其新書《崩壞國文》,咱倆聊起唐代幾個文人的輪班的實況,回家就看到勞動部(又名常常把人家畫布給幹走的幹畫布)發新聞稿,說因應勞工過勞、雇主違規的可能,決定透過海報和微電影來進行宣導,讓我想到古代士大夫如果穿越到我們當前的鬼島,不知對現行制度的這種七休一、加班上限的規定,會不會感到過勞,於是我冒著被譙賴神同路人的風險,稍微研究了一下漢唐的例假制度。 完整文章
文/謝金魚 在文言文跟白話文之爭剛落幕的時候推出這本書,許多朋友或許會以為這是有預謀的,不過這本書完全是個意外。 《崩壞國文》的第一篇文章出現在二○一五年。當時,「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還在草創期,所有的創辦人多少都要承擔編輯和撰稿的工作,我經手的「深夜食堂」系列連載到一個段落時,作者們表示需要暫時休刊取材去,其中大約一個月左右的空窗期,我只好自己補位。 完整文章
文/謝金魚、陳韋聿(Emery)、神奇海獅、海州貓 如果人生能倒帶,讓我們有機會在考高中聯考那年事先拿到題目,你會想要嗎? 話說民國六十七年大考前一天,一群國中學生臨時接到補習班通知,說是要緊急加開考前猜題班,補習班還表示:「不來的,會後悔。」這時已經是大考前一天,考生都去看考場了,還要大家去補習班,實在是強人所難,所以參加考前猜題的人寥寥可數。 完整文章
最早注意到六神磊磊,是網路上看到轉載的〈今天能讀到唐詩,你知有多幸運嗎?〉,把本該枯燥,屬於考據的文章,寫到如此鮮活入勝。上網查,發現他本名王曉磊,開有博客,名為「六神磊磊讀金庸」,談論金庸,是他本行。他的網誌有一篇文〈金庸和古龍,只差三個詞而已〉,扣著書名古龍「天涯」「明月」「刀」,比較金古二俠之別,並以金庸是「人間,太陽,劍」,古龍是「天涯,明月,刀」為結。 完整文章
文/吳亮衡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說到「文青」,第一時間聯想到的圖像會是什麼呢? 是像唐伯虎那樣風流倜儻的吟詩作對? 還是像呂赫若一般,同時擁有俊秀的外表以及令人欽羨的文采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