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嘉真 她怕血,五歲那年從樓梯上滾下來,血流了一地。她其實記不清楚血與自己交雜在一起的模樣,可是恐懼記得血是疼痛。  草原的盡頭是海,海的邊界是天,天還未亮,他們在等。 風將海的味道帶到他們面前,她深吸了一口,好像舔進滿嘴砂糖。 「你知道,我喜歡海。」林菽恩說,碰到他的肩膀時,感覺更加喜歡。 陳昱方順勢靠近她一些,他們的肩膀遂貼在一起。 「我喜歡坐機車,你喜歡騎。」 完整文章
文/葛瑞格.詹納;譯/楊惠君 因為貓有潔癖,所以印度教和伊斯蘭教對貓的喜愛遠勝於狗,另外因為貓是捕鼠專家,因此中世紀的基督教世界偶爾會加以包容。在傑佛瑞.喬叟(Geoffrey Chaucer)所寫的《磨坊主人的故事》(The Miller’s 完整文章
圖.文/行遍天下 像是時間凝結在純真那刻一樣,這座瀨戶內海上的小小島,安靜、遺世獨立的,與貓咪慢慢一起過著島生活。要前進真鍋島沒那麼輕鬆,從岡山車站搭乘鐵道抵達笠岡站後,還得換搭一小時才一班的渡船,緩緩漂流約50分後,才能踏上真鍋島。但,只要願意花這個力氣上島,對於貓奴來說,絕對不虛此行。 貓咪與人都是小島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