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邊緣世界》時,始終震撼於吉布森展現的「精準」

文/黃彥霖 以前都以為科幻小說比較接近大眾文學,理當擁有廣大的讀者群才是,不過後來聽從事出版業的朋友說了之後才知道,其實台灣算不上科幻閱讀風氣發達的地方。縱使如此,我知道仍有像是臺大科幻社、中華科幻學會這樣的社群,以及許多獨立的個人(例如科幻翻譯的大前輩卡蘭坦斯或是評論家馬立軒),不斷透過出版以外的…

《神經喚術士》作者吉布森:所有文化改變,都由科技驅動

編譯/愛麗絲 美國科幻小說家威廉・吉布森從七零年代末開始,便以文化中各式蛛絲馬跡,描繪對未來的想像,且在許多方面是正確的,特別是對網際網路的想像、以及它如何滲透到社會的最低階層。 《神經喚術士》精準預言,建構「賽博空間」 在《神經喚術士》中,吉布森建構了「賽博空間」(Cyberpunk)的概念,意指…

現在每個社群網站、線上遊戲,都把世界朝他三十年前就想像出來的模樣推去

編譯/黃彥霖 作家們常被視為是對未來社會如何發展有獨到觀察的人。有些眼光太過前衛的創作者或許會陷入無人瞭解的孤獨困境,但只要他們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同伴,就會顛覆整個社會,甚至改變未來。 1981年,在美國丹佛的科幻大會上,二十七歲的科幻故事寫手斯特林(Bruce Sterling)在朋友雪萊(Jo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