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作者同意轉載 從自個兒賣書的經驗得知:幽默的小說不大好賣。 有一度俺覺得是讀者們好像不大有幽默感,所以對這類文字興趣缺缺;但轉念一想又不很對,因為幽默,或者只是耍嘴皮子搞笑的散文,其實賣得還不壞──當然,還是有賣得蠻好的幽默小說和賣得蠻差的搞笑散文,輕小說裡頭也不乏充滿笑點的作品,只是平均而言,印象如此。 完整文章
文/盛浩偉 說到太宰治—這個早已有名到似乎無需多加介紹的作家—你會想到什麼?殉情?自殺?無賴?《人間失格》?「生而為人,我很抱歉」?似乎不管怎麼回答,最初浮現的答案都不脫這種負面灰暗的印象。那麼,如果換個問法:說到太宰治,你「還能」想到什麼呢? 完整文章
文/葉維佳 王聰威、陳夏民、張鐵志。 三位實力堅強的文化人,三位都有媒體或出版編輯經驗,三位不約而同選擇了這個冬天推出作品,三位卻用了完全不同的形式來呈現他們最新的嘗試。在逼人的寒夜裡,他們要談新書、談時下的文學變化,帶著搖擺的威士忌,也談談自己的文學這條路,和一點不輕易的決心。 《主婦的午後時光》x《燃燒的年代》x《生之靜物》 完整文章
文/林達陽 〈午後〉 直到傳說遠得連字跡都淡了,風才止息 草原收斂起遼闊的樣子 臨走妳還是打翻了高腳杯 沿著陽台磁磚規矩的縫隙,酒沫持續下墜 汩汩染進扉頁間寂寞的霉味 彷彿時光自彼默默蓋下印緘 我停止蠹蝕 日照中踡成一個密實不透光的蛹 在線裝書的頁裡回想古老的寓言 良久良久 然而只記起了一些關於酒館的寧靜 一些激昂的亡命的焚殆的寧靜 一些風一般模糊的背景,和字跡 而妳在字跡之外,停步 完整文章
文/郭正偉 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地區的居民,會在一年一度的世界閱讀日互贈書本與玫瑰;臺灣的六家獨立書店店長,也在今年的世界閱讀日準備了書單。他/她們為誰選了哪些書?為了什麼原因選那些書?倘若有另一個人看見他/她們的書單,認得出來這是誰選的嗎?以下就是他/她們選的書,以及某些拿到書單的人,對於選書人身分的猜測…… 讀字書店選書 《向光植物》李屏瑤(逗點文創)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希望把讀者帶到那個地方,讓他們看到那種幾乎已經被習以為常的不平等。」陳育萱這麼說。 拿下數個文學獎項的陳育萱,今年交出第一本長篇小說作品《不測之人》;雖然自己身為高中國文老師,但陳育萱誠實地表示,她在學生時代的閱讀樂趣,大多來自課堂之外。 完整文章
文/陳育萱 蘇進伍,一隻新鬼。 這件事沒人告訴過他,只是他忽然從時間長洪中撈到這只瓶中信,這條河黃異浩蕩,他懷疑正在荒唐的夢境中泅泳,於是他在沒有疆域的水面練習換氣。好像有空氣的水面之上,其實一絲空氣都沒有,而他的下潛並未換來生之喜悅,淺層黃色再向下潛就是黑,他一伸手踢腿,濃重的腥味連同柏油質地的黏稠感,就毫不容情地灌入他的耳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