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上個世紀有段時間,大家都讀武俠小說,早一點開始的可能從柳殘陽、還珠樓主開始,比較晚的至少也會趕上最有名的金庸、古龍,香港和台灣的觀眾天天守在電視前看小說改編的武俠連續劇,充滿動作畫面成為台灣讀者對香港漫畫的最初印象之一。 完整文章
文/李韓率;譯/高毓婷 在大型產業聚集的上岩洞,雖有各種職業的人們來來去去,但要從中區分出連續劇工作人員,是非常簡單的:雖然還是秋天,卻看到如身處嚴冬中般穿著長版羽絨衣全副武裝的人們,這些人就是連續劇工作人員。對徹夜拍攝是種日常的他們來說,長版羽絨衣是為了應對季節交替的必需品之一。韓光中心為了增加與電視台勞工們見面約訪的機會,也經常在清晨進行宣傳活動。通常會在汝夷島 3 完整文章
文/李韓率;譯/高毓婷 拍攝現場,工作人員們半開玩笑地說出「壓榨勞工」這樣的話語,深深地挖進我的胸腔,當然,我也不過只是個勞工,只是在他們面前,我就是個壓榨勞工的管理者沒錯。 為了做出我們想要的成品,把人們叫來,一天超過二十個小時的勞動,在他們背後用力推著、催促著早已疲憊不堪的這些勞動者們,這種曾經是我最不屑的人生,我難以再繼續維持下去了。 ——節自李韓光PD[1]遺書—— 完整文章
文/周若鵬 女人總以為我在寫其他女人 所有偉大的愛情故事中,主角都一定要死翹翹,像羅密歐茱麗葉、梁山伯祝英台。因為如果他們不死,這愛情故事就要變成拍拖故事,拍拖故事很可能還會惡化成婚姻故事,那是又長又臭的百集連續劇,到最後都怨氣沖天。就算是童話,也必須在「王子公主從此幸福快樂」這個謊言便打住。為什麼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