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克萊修(Titus Lucretius Carus)是古希臘的詩人,用詩作闡述自己對宇宙的看法。在他遺留的著作裡,有一個看法引起大家注意。魯克萊修相信宇宙是無限大的,這並不稀奇,稀奇的是他為此提出的論證,妙到近乎嘴砲。 魯克萊修之矛 假設宇宙有邊界。 假設你站在宇宙的邊界旁邊,拿出一支標槍,往邊界丟,當標槍飛到邊界處,要嘛它穿過去,要嘛它彈回來。 完整文章
文/艾瑞克.卡普蘭;譯/吳妍儀 在我們對理論邏輯的討論中,我論證過,對於某些我們在乎的事情,我們的心靈基本上是在自我對抗,而邏輯並沒有解決這個問題。邏輯只是把問題形式化而已。當我們靠知性闡述一個問題的時候,我們失去很多來自非知性功能、有潛在幫助的資訊:也就是來自我們的身體、想像力與情緒的資訊。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中秋連假,為了不讓高速公路塞車,所以有關單位規劃了減價或免費時段──大多是深夜,也就是本來的道路使用離峰時間。 這個意思是:如果駕駛人願意付出自己的睡眠時間、在車不多的時段使用高速公路,就會減少在其他時間使用高速公路的車輛數目、減低塞車發生的可能,所以有關單位提供減價或免費的獎勵。 完整文章
上週我跟我伴侶老王去萬華龍山寺,她先前生活變動來求過籤,現在大致底定,來跟神明報告進度,順便請教新問題。 傳統求籤的方式是提問題、擲筊跟神明確認問題、抽籤、擲茭跟神明確認籤,後面這次擲筊連續三個聖筊才算數,否則表示神不認同你抽到的籤,要重抽重擲。老王問了問題,抽了籤,擲了三個聖筊。於是照著籤上號碼去領籤詩。 結果籤詩不是很吉利。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仔細留意新聞報導,你可能會有種感覺:最近恐怖的凶殺案件很多。   媒體或許會同時告訴你其他新聞:例如我們剛度過歷史上最熱的五月,例如凶嫌會從媒體新聞裡模倣做案手法。看完新聞,我們覺得台灣實在太恐怖了,應該亂世用重典。 五月很熱是事實,凶嫌會被媒體影響,也是事實。但台灣的犯罪率其實連年下降,包括今年在內。 媒體可能只是把事實擺在一起,沒有直接告訴我們那樣的結論。 完整文章
文/朱家安 哲學跟笑話的關聯之一,在於錯誤是一種令人發笑的方式。 如果你爬山遇到眼鏡蛇,最安全的應對方案包含兩個步驟: 冷靜下來。 找機會打爆牠的眼鏡。 若一個錯誤跟思考有關,而不只是誤信不正確的觀念,那麼分析這個錯誤的方式,可能涉及哲學和思辨。 文鴻在他的臉書貼了一張正妹照,上半身是亮眼的高領毛衣,下半身的短裙襯托出修長白晰的美腿。 完整文章
在現代,我們不可能避開關於價值和道德的討論,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意識到這一點。有些人會說這些討論註定無謂,因為「價值和道德都是人定義的,你的錯,有時候是他的對」、「你幾乎不可能說服立場不同的人」,對於這種人來說,下面這些問題不但沒有標準答案,就算硬要討論,也不會有進展: 基本薪資應該調高三千塊嗎? 國高中必修古文,有灌輸大中國意識的疑慮嗎? 人有沒有權利仇恨特定族群? 同性婚姻該合法化嗎? 完整文章
辯證法是馬克思主義的特色!1970年代前,馬克思主義的思想家便已擁有各自不同的辯證法!強調「Totality」的陸卡奇,有他自己的「歷史辯證法」。存在主義思想家沙特,有他自己的「人學辯證法」,沃爾佩有他的「科學的辯證法」!直至法蘭克福學派的阿多諾,則提出他特殊的與前人絕然不同的「否定辯證法」! 完整文章
現代社會最難解決的爭議,常常是那些涉及多元價值的爭議:兩群人對於事實有共識,但對於價值沒有共識,因此意見仍然相左。這種爭議很難解決,因為衝突並不是發生在那些可以藉由科學和邏輯來判斷對錯的議題上,而是發生在雙方對於「什麼是美好人生?」的價值判斷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