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北海魚 這個新年我過得很特別,在回南部老家的五天中,讀了一本有關新年新希望,很應景的書《發現你的天職》。 今年二十五歲的我,大學畢業後曾在職場工作一年,接著回到學校讀研。雖然一路上面試工作、申請學校都不知道回顧過往、思考自己的人生方向多少回,但剛到研究所的這半年,思考自己的研究方向、乃至畢業後規劃,心裡還是充滿著困惑與焦慮。 完整文章
近幾年,學測和會考的國文寫作都要求學生寫論說文,以今年為例,高中學測要求學生說明他是否支持「國中小校園禁止含糖飲料」並交代理由;國中會考考學生對「青銀共居」的看法。這些考題讓學生自己選立場,評分標準在於文章是否清楚完整,論點邏輯是否通順,而不是在於立場有沒有選對。 完整文章
在高雄市議會備詢,說不出具體方案,跳針「高雄發大財」的韓國瑜,日前受訪指出,政府主導的課綱改革沒有用。 雖然講的東西不太一樣,不過我想借題發揮一下。在我看來,韓國瑜確實有理由反對目前的教育改革方向,因為照這樣推下去,會讓韓國瑜更難跳針混日子。 就拿2018年學測國文寫作改制來說。從去年開始,學測國文作文從寫一篇變成寫兩篇,一篇「情意」抒情文,一篇「知性」論說文。 完整文章
文/阿德勒;譯/吳書榆 夢境在表達其目的時,既不合邏輯,也不真實。夢境的存在,是為了引發某種感受、心情或情緒。想完全揭開夢境的隱晦面紗,並無可能。不過(在這一點上),夢境和清醒時的人生、行動只有程度之差,而非分屬不同類別。一個人的內心會如何回答人生的問題,和他的人生計畫(scheme of 完整文章
魯克萊修(Titus Lucretius Carus)是古羅馬的詩人,用詩作闡述自己對宇宙的看法。在他遺留的著作裡,有一個看法引起大家注意。魯克萊修相信宇宙是無限大的,這並不稀奇,稀奇的是他為此提出的論證,妙到近乎嘴砲。 魯克萊修之矛 假設宇宙有邊界。 假設你站在宇宙的邊界旁邊,拿出一支標槍,往邊界丟,當標槍飛到邊界處,要嘛它穿過去,要嘛它彈回來。 完整文章
文/艾瑞克.卡普蘭;譯/吳妍儀 在我們對理論邏輯的討論中,我論證過,對於某些我們在乎的事情,我們的心靈基本上是在自我對抗,而邏輯並沒有解決這個問題。邏輯只是把問題形式化而已。當我們靠知性闡述一個問題的時候,我們失去很多來自非知性功能、有潛在幫助的資訊:也就是來自我們的身體、想像力與情緒的資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