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黃蓉的一天有多難?

文/六神磊磊 黃蓉成家生子之後,很多人就討厭她了,覺得她忙碌、世故、心機重,不像以前那樣清透水靈,所謂「黃蓉不可愛了」。 「不可愛」是有原因的。不妨來窺看一下黃蓉生活的一個片段,選取她日常某一天的二十四小時,看看她的生活到底是什麼樣子,是什麼讓人產生了「黃蓉不可愛了」的感覺。 我們選擇的這一天是十月…

倪匡電話、信件輪番上陣,猛烈攻勢向金庸喊著加稿費

文/沈西城 不少人寫過金庸,除了倪匡外,都不精準貼切,原因之一是他木訥,不如倪匡風趣。既木訥又不風趣,趣事自不多,寫者難捉摸,豈能傳神?可世事並不盡然,金庸也有佻脫的一面,比方他請人寫稿,怕人不應允,有時也會奇招迭出,在下便曾領教過。 有回他請我替《內明雜誌》譯稿,怕我拒絕,便先給我捎來一信。金庸寫…

有一個老問題,楊過是什麼時候徹底擊倒郭襄的?

文/六神磊磊 有一個老問題:楊過是什麼時候徹底擊倒郭襄的? 有人說,是在風陵渡口,聽到別人吹噓楊過英雄事蹟的時候。 想像一下,在深夜黃河渡口邊的小客棧裡,外面寒風呼嘯,雪花飛舞,客棧裡,天南地北的人們圍著火爐、燙著酒,聊著神鵰大俠的傳說,紛紛講述他武功高強、行俠仗義的故事。郭襄一個十六歲不到的小女孩…

「我一直認為我不是作者,我就是一個小說讀者。」──專訪《東方慢車謀殺案》作者藍霄

文/犁客 「我一直認為我不是作者,」藍霄說,「我就是一個小說讀者。」 出版過三本長篇小說、發表了近二十篇短篇作品,以發表的年份跨度來說雖然不算多產,但藍霄說自己不是「作者」還是太過謙虛。「那時沒有e-mail、沒用電腦打字,投稿還得用手寫在稿紙上然後裝信封寄出去;」藍霄笑道,「結果雜誌居然還把我的作…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從一本書變成全宇宙大計劃

因為聽說喜歡的作家有一本國內沒出譯本的作品,所以乾脆自己找譯者翻譯、然後出版。 然後發現作家的思考脈絡其實不能單從別人出過的那幾本經典就看得完整,所以不如自己把他的書出得完整一點吧。然後發現有學者做了有趣的考據工作,把作家怎麼創作經典的背後故事寫成有趣的紀錄,也該出版;然後想到既然是這樣,那別人出過…

【一週E書】那些有的遭到迫害,有的參與了迫害的高級知識分子

文/犁客 金庸的《射鵰英雄傳》在台灣曾經被禁。那是戒嚴時期,有人說因為毛澤東寫的〈泌園春〉一詞當中有「只識彎弓射大鵰」的句子,所以這書被禁,有人說因為金庸是《明報》發行人,而明報批評過國民黨,所以這書被禁,也有人說因為這書裡某些東西影射共產黨,所以被禁。 原因眾說紛云,第一個可能最接近事實,因為那時…

3/12【中西文化對談系列 免費講座】從精神分析的角度解讀金庸的小說《射鵰英雄傳》

確立了金庸「武林至尊」地位的作品《射鵰英雄傳》,可說是一部精彩絕倫的愛情悲喜劇!「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小說中李莫愁的慨嘆,可謂千古絕唱,道盡了多情的人間兒女心中的辛酸! 誠然,在這部作品中,金庸不但以宏觀的角度,書寫了有情世界,各式各樣複雜、隱微的人性面向,也勾勒出了其中矛盾糾結的心…

與文學發生親密關係:十六歲讀《千江有水千江月》──專訪楊佳嫻

記錄整理/鄭博元 「混亂世代中的文學對話」系列講座,邀請到清大中文系副教授楊佳嫻,在學術身份之外,她也是詩人、散文家、評論者。講座前夕,楊佳嫻於「文房.文化閱讀空間」暢談她少女時代的閱讀。 被書本哺育長大 談起與文學的邂逅,楊佳嫻話說得重:「文學救了我。」自年少開始,她有多次從身心低潮的陷落狀態中被…

「前提是『有趣』,只是我閱讀速度極低⋯⋯」──專訪12月店長陳浩基

筆答/陳浩基 作品一直廣受Readmoo讀者喜愛的香港作家陳浩基,作品橫跨推理、恐怖、犯罪,甚至超自然,但無論哪種類型,總會帶給讀者大呼過癮的閱讀體驗,以及展現濃濃的社會關懷。 這樣的創作本事是怎麼養成的呢?這樣的創作風格是被誰啟發的呢?在訪問陳浩基的時候,我們得到很多出乎意外的答案⋯⋯ 問:從您的…

【一週E書】只要擁有人心,就會招來黑暗,必須擁有人心,才能破除黑暗

文/犁客 被放在同一個大分類當中的作品,有時讀起來根本不像同一類的作品,舉例來說,金庸、古龍、溫瑞安的小說一讀都會覺得是武俠小說,但想想故事其實差別非常大,會覺得它們是同一類,主要是因為場景感覺都像某個「古代」。 日本的「時代小說」也一樣。 「時代小說」的「時代」指的大致上是明治時代之前,常見的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