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乃綾 不必事事追求完美,照顧過程不是一場競賽 多年前的一場意外中風,讓阿蘭的媽媽成了行動不便、需要二十四小時隨侍在側的照顧狀態。當時,身為公務員的阿蘭,本想再多做幾年多存點錢,因為媽媽的狀態而提早申請退休,靠著退休金以及弟弟的幫忙,在家親自照顧著媽媽。 完整文章
很多我們覺得天經地義的事情,仔細想想不但沒那麼理所當然,可能還有點危險。 例如照顧身體不好的家人,這事天經地義。不過照護其實牽涉到很多專業技術,如果是長期照護就更是如此;花錢請人照護可能難以負擔,辭職在家照護又有旁人會說閒話,被照護的家人身體不好受心裡也不好過,照護家人的人身心負荷比外表看得出來的更沉重──這常常就會發生危險。 完整文章
文/艾彼 照顧你的是我,為什麼你總是想著他? 安如的哥哥在新加坡工作,全家都已移民至新加坡約有五、六年的時間,只剩下安如這個弟弟留在台灣老家。他們的父母年輕時沒有夫妻之間也要溝通的觀念,也不了解家庭會隨著時間而改變,沒有在家庭出現變化的第一時間做出反應與調整,反而經常因為害怕爭執而逃避溝通,夫妻關係逐漸不睦。 完整文章
諮詢/許華倚(揚生慈善基金會執行長)郭慈安(中山醫學大學醫學社會暨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採訪整理/張慧心 歐洲的丹麥、瑞典、荷蘭為了幫職業婦女分攤育兒工作,發展出一套好朋友一起住的生活模式。而現在,因應高齡社會來臨,長者也可以住在一起、共同找看護,國外的共居住宅吹來亞洲,不論是青銀共居,還是共住社區,讓房客保有個人隱私,又享有群聚、不孤單的生活空間,成為新時代的住宅新選擇。 完整文章
作者/陳彥熹※原載於【法律白話文】網站,經原作者同意修改後轉載 生老病死,是人的一生中必經的過程,但是人死後並不會把自己省下來的財產帶入棺材(如果財產是房子要怎麼帶啦!!),而是會留給世人,然而,要留給誰?要怎麼留呢?以下由小編舉一個例子來為各位說明吧! 完整文章
文/朱為民(醫師,二○一六年TEDxTaipei 講者) 「如果有一天,變成植物人,你會想要怎麼做呢?」這是我常常在演講中,挑戰聽眾的一個問題。 我問大家:「你會希望持續使用鼻胃管、人工營養,甚至呼吸器,來長期維持你的生命嗎?」 我每次問,答案幾乎都是一致的:「當然不要啊,太痛苦了。」 完整文章
衛福部啟用1966長照專線,行政院長賴清德在致詞時說明了長照政策的進展和預算增加的現況,也順便提及有照服員認為月薪三萬太低,賴清德表示照服是善事,並以「做功德」回應。 剛好,在上個月的一場講座裡,有個聽眾跟大家分享他的困擾。他是社工,在現在的台灣,社工跟照服員類似,長工時、高度情緒勞動、不成比例的薪資。當這位常被迫加班的聽眾向上級提出抗議,上級問:「你放假,個案怎麼辦?」 完整文章
文/鄭城基;譯/胡椒筒 稱呼她磨人媽的原因 昨天早上有事,所以一早便忙著為磨人媽準備早餐。大醬湯裡加一顆生蛋黃,用牛奶做的奶油濃湯取代白米飯。磨人媽三年前換成假牙以後,連米粒嚼起來都十分吃力,所以最近端上餐桌的主食多為粥或濃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