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奧立佛.泰爾;譯/崔宏立 就跟哀傷小丑一樣,不快樂的兒童讀物作者這個想法已是陳腔濫調。帶給別人這麼多歡樂的作家——尤其是在世界似乎充滿魔法與可能性之際,生命卻遇到重要關卡——好像都容易被沮喪、寂寞和憂鬱所苦。卡羅、愛德華.利爾(Edward Lear)、碧翠絲.波特(Beatrix 完整文章
寫於 1964 年的《單身》(A Single Man)於 2010 年由新經典文化出版,書封用了前一年的改編同名電影(台譯:摯愛無盡)的劇照,從前導宣傳影片到阮慶岳的導讀都十分著重同志相關的橋段,出版社給讀者的所有線索,都將《單身》編入同志文學的隊伍。譬如前導影片提了《孽子》、《春光乍洩》和〈斷背山〉,呼籲讀者不要錯過「這些同志經典開場的時代鉅作」。《孽子》寫的是 1970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