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武漢肺炎的疫情影響,全球的交通旅遊大受影響,有的人突然多了很多在家的空閒時間,有的人開始大力鼓吹本來只參加室內活動的宅宅要多到戶外空曠的自然空間走走。 對於團體活動突然大減以致於在家閒得發慌的人而言,閱讀一向是好選擇,但對嘗試要做戶外活動的人來說,似乎就離閱讀遠了一點──當然,如果是個習慣參加讀墨「閱讀馬拉松」的認真讀者,一定會在這種時候擔心自己排名往下掉吧。 完整文章
有些作品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們像是作者在寫出成名經典之前的實驗紀錄,或許不見得像成名經典那麼氣勢完整,但擁有更多趣味、揉入更多想法,而且擁有成長發展之前趨近於「無限」的可能性。 有些作品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在它們問世之前,幾乎沒有人用那樣的視角看世界,寫出這些作品的作者,提出了一種解譯世界的全新角度,這個角度啟發了更多的觀察者,有的用類似的方式分析不同領域,有些用不同的角度挑戰相同觀察。 完整文章
老實講,儘管文案宣傳,「竟有如此熱血的小說,每三行畫線一次,每五頁便熱淚盈眶」,但這些賣點反而是我擔心的,那往往意味著,作品呈現的是太過熱血,太一廂情願,太簡化,太公式化的情節走向。 日本作者的作品,每多過於熱情激情的吶喊,尤其日劇與日本電影。當美美的女主角對著一群螢火蟲,握拳高喊:「螢火蟲,我們一起加油(甘八爹)吧!」類似的畫面怎麼看都令我坐立難安。 完整文章
大多數的馬拉松跑者,無論是職業選手還是呼朋引伴去參加路跑的湊熱鬧分子,在跑過幾次之後,都會認知一件事:跑馬拉松的真正重點在你這回的成績與上回相比如何、身體是否更能快速因應不同路況調整、呼吸節奏和肌肉使用是否更隨心所欲⋯⋯等等,也就是說,發現自己是否比先前的自己更進步、自己是否更了解自己的狀況,是比較有意義的事。 就像閱讀。 完整文章
文/歐陽靖 日文中的「裏(うら)」這個字,有「事物內側」的意思,也指「無法輕易接觸到的部分」;例如「裏Menu(うらメニュー)」指的就是餐廳沒有寫在菜單上的私房料理、「裏設定」指的是沒有在電影或漫畫作品中公開的作者隱藏設定元素。而「路地」指的是巷子,「裏路地(うらろじ)」的意思則是「後巷」。 完整文章
文/丹尼爾.品克;譯/趙盛慈 四個人,四種職業,四個世界上不同的生活地區,這些人因為想要跑完四十二公里的共同目標而合為一體。但是,將這些跑者以及其他首次參加馬拉松比賽的人連在一起的,另有原因。 康怡第一次參加馬拉松是在二十九歲的時候;傑若米.梅汀第一次參加馬拉松是在三十九歲;辛蒂.畢夏普第一次參加馬拉松是在四十九歲;安迪.莫若札夫斯基第一次參加馬拉松是在五十九歲。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