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自稱為萬物之靈的人類,當指責他人「不是人」時,通常是指「無血無淚無同理心」,或直接代之以「禽獸」或「畜牲」。 這個近乎鐵律的看法,許久以來也不時引發更深層的討論。例如有情感情緒的動物比比皆是,而有情感情緒障礙的人類隨著工商業社會發達愈來愈多。(後者的對待又是另一個重要議題了)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我們處於好萊塢電影改編風潮最盛的年代之一。 我們期盼著新的一年到來時,許多已經出版、或是沉殿已久的好書其實也正同樣等著要以新的改編樣貌,在新的一年裡呈現於我們面前。無論是暢銷作家的不同作品,或是舊作重拍、續集復活,文學改編電影這回事從來沒有在好萊塢佔據這麼大的比例過。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作家們常被視為是對未來社會如何發展有獨到觀察的人。有些眼光太過前衛的創作者或許會陷入無人瞭解的孤獨困境,但只要他們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同伴,就會顛覆整個社會,甚至改變未來。 1981年,在美國丹佛的科幻大會上,二十七歲的科幻故事寫手斯特林(Bruce Sterling)在朋友雪萊(John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要讓一群科幻書迷打開話匣子最快的方法,就是請他們討論、或是選出一份心目中的科幻必讀書單。部落客卜朗默(Ryan Plummer)與芝加哥羅耀拉大學(Loyola University Chicago)英語客座助理教授蒙森─羅森(Madeleine Monson-Rosen)日前在資訊網站 Lifehacker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