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譚 光磊
現職圖書版權經紀人。喜歡看小說和說故事,最大的夢想是把中文作家的書賣到國外去。2008年創辦光磊國際版權公司。曾翻譯《冰與火之歌》和《石中劍》等書。

澳洲最重要的麥爾斯.富蘭克林文學獎(Miles Franklin Award)2017年得主揭曉,由約瑟芬.威爾森(Josephine Wilson)憑藉長篇小說《生之絕滅》(Extinctions)摘下桂冠。這是一個「老男人」的成長故事:年近七十的佛烈德獨自住在養老院裡,痛恨關於所謂「退休」的一切,直到他認識隔壁鄰居,一個養虎皮鸚鵡的女人,並在她的協助下面對自己過往的秘密與謊言。

《生之絕滅》由西澳大學出版社發行,由於澳洲人口集中在東岸,西部作家和出版社向來居於弱勢——從富蘭克林獎創辦至今六十屆,威爾森僅是第五個得獎的西澳作者,便可見一斑。高額的六萬澳幣獎金,以及隨之而來的媒體光環,對這家原本只出學術文本的小出版社而言,更是意義非凡

該社的現任發行人泰芮安.懷特(Terri-ann White)自2005年開始出版小說,一路走來十分艱辛,去年才公開表示不再主動參加各大文學獎,因為光是報名費、寄書和流程作業,就是一筆鉅額開銷(澳洲有近百項文學獎,且多半會收取一筆報名費),即便入圍,對銷售的幫助也微乎其微,投資完全不成比例。以2016年為例,西澳大學出版社參加文學獎的花費就高達一萬澳幣。這次《生之絕滅》得獎,或可說是某種「遲來的正義」。

麥爾斯.富蘭克林是澳洲著名的女作家和文學先驅,一生致力於提攜後進和鼓勵創作,1954年她過世之後,捐出部分遺產成立「麥爾斯.富蘭克林文學獎」,旨在獎勵「描寫澳洲生活任一面向、符合最高文學標準」的長篇小說。此獎在1957年開辦,首屆得主就是日後贏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派屈克.懷特(Patrick White)。

2000年以降,跨國出版集團在澳洲不斷擴張,形成大者恆大的局面,小出版社越來越難以抗衡。這個情形也反映在得獎名單上:過去十年來,富蘭克林獎得主幾乎清一色出自跨國集團(企鵝、蘭登書屋、哈潑柯林斯)或大型獨立出版社(Allen & Unwin和Text),直到2016年亞歷士.派特里奇(A.S. Patric)的移民小說《黑石與白城》(Black Rock White City)獲獎,才打破這個局面。

【譚光磊灰鷹巢城】掙脫文化強權鉗制,闖出在地創作特色──澳洲出版的成功之道

澳洲企鵝蘭登的版權經理娜若莉・葳爾(Nerrilee Weir)/Photo Credit:台北書展基金會

該書由「轉機室」(Transit Lounge)出版,這是一家長期關注東西方文化的交會的小出版社,亦曾出版華裔作家歐陽昱描寫澳軍傳奇狙擊手的小說《沈比利》(Billy Sing)。今年富蘭克林獎再度由小出版社「連莊」,或許意味著大出版社在業績掛帥之下對純文學躊躇不前,也讓人想起加拿大近年的文學獎風景。如同澳洲要面對「祖國」的文化殖民遺緒,加拿大面對隔壁「老大哥」的美國強勢文化輸入和出版地域之爭,扶持獨立出版社和文學獎的挹注,遂成為政府保護文化產業的重要手段。

除了出版資源的「小蝦米與大鯨魚之爭」,富蘭克林獎還因為性別議題而催生了另一項大獎。

在2011年的國際婦女節的一場書店座談上,有人拋出了女性在澳洲文壇嚴重缺乏能見度的議題。以《澳洲人報》副刊為例,該年得到書評關注的作品有七成出自男作家之手,而截至該年為止,富蘭克林獎的五十四位歷屆得主僅有十位女性。活動結束後,有志之士決定仿效英國的「柑橘小說獎」(現已更名為「貝禮詩女性小說獎」),辦一個專屬於澳洲女作家的文學獎,名為「史黛拉獎」(The Stella Prize)。這個名字意涵深遠,因為「史黛拉」正是麥爾斯.富蘭克林的本名。

史黛拉獎於2013年開辦,專門獎勵澳洲女作家的好作品,而且不限小說或非小說,目的在於表彰「不受框架限制」的女性書寫。不難想像此獎與富蘭克林獎之間的「瑜亮情結」,但有趣的是,史黛拉獎開辦五年來,富獎已經四度頒給女作家,亞歷士.派特里奇的《黑石與白城》是唯一例外。

文學性是富蘭克林獎的唯一考量,若加入業界觀點和人氣因素,自然就是「澳洲圖書產業獎」(Australian Book Industry Awards, ABIA)了。顧名思義,此獎由澳洲出版協會舉辦,凡是協會成員皆可投票,等於是由編輯、行銷、業務、經紀人、書店業者和評論家共同選出的「出版界奧斯卡」。ABIA 始自2001年,原本的獎項更貼近產業,包括「年度出版社」、「年度書店」和「年度經銷商」,2006年才正式開辦圖書獎。

短短十年內,ABIA已成為澳洲圖書產業最有影響力的大獎,每年頒獎典禮在雪梨作家節期間舉辦,更是備受業界矚目。ABIA的圖書獎分為大眾小說、文學小說、大眾非小說、插圖非小說、低齡和中年級童書、傳記及新人作家八項,其中小說類的歷屆得獎名單,幾乎就是澳洲作家的「國際暢銷書俱樂部」,舉凡凱特.葛倫薇爾《我的秘密河流》、凱特.莫頓的《霧中回憶》、潔若汀.布魯克絲的《禁忌祈禱書》、克里斯托斯.佐爾克斯的《耳光》、漢娜.肯特的《凜冬將至》、彼得.譚波的《真相》、克雷格.西維《賈斯柏的夏夜謎題》、到近幾年《為妳說的謊》和《蘿西計畫》,通通榜上有名,凱特.莫頓更以四次獲選年度大眾小說的紀錄傲視群倫,簡直是每出書必得獎。

【譚光磊灰鷹巢城】掙脫文化強權鉗制,闖出在地創作特色──澳洲出版的成功之道

2007年起,娜若莉・葳爾(Nerrilee Weir,後排左二)每年都率團參加台北國際書展

不論是從ABIA的國際暢銷名單,還是富蘭克林獎的歷屆得主,我們還能略窺澳洲出版界在「版權銷售」層面所面對的挑戰。一言以蔽之:他們必須與全球英語市場競爭。說得更白一點,澳洲作家除了投稿給本地出版社,亦可直接找倫敦或紐約的大牌經紀人。澳洲出版人若想在國際版權市場有所斬獲,亟需仰賴英美代理的輔助。英國老牌經紀公司Curtis Brown很早就在澳洲成立分公司,2003年澳洲分部購回股權,從此獨立營運,但翻譯版權還是交給英國Curtis Brown打理,聯手打造了《偷書賊》、《凜冬將至》和《迷霧中的小鎮》等暢銷大作。美國經紀公司InkWell在澳洲設有分部,國際版權由紐約總部統籌,也因此成為數家澳洲出版社的美國代理,成功操盤《蘿西計畫》和《賈斯柏的夏夜謎題》。紐約經紀人丹.雷薩(Dan Lazar)除了談成《凜冬將至》和《黑暗之湖》等大單,預付版稅屢創新高,還為《黑石與白城》找到買家,幾乎成為澳洲作家第一指名的美國代理。

澳洲企鵝蘭登的版權經理娜若莉・葳爾(Nerrilee Weir)在去年台北書展的版權論壇上曾表示:澳洲原本只是英國出版的附庸,版權銷售皆由倫敦總部處理,他們花了十幾年的時間才「學會」自己賣版權。澳洲出版人面臨了空間(離歐洲和美國非常遙遠,去一趟法蘭克福書展得飛二十幾個小時)和文化(來自英美的強勢競爭)的雙重挑戰,然而經過十多年的努力,他們已經建立起完善的國際代理網絡,並在文化政策(包括每年五月的「國際出版人」參訪活動)、作家節、文學獎和產業協會的通力合作下,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世界各國的書市狀況:

  1. 【2016版權營】歐洲翻譯書市的哀愁與美麗──英國與荷蘭的翻譯書出版
  2. 【2016版權營】怎樣才能把書賣進英語書市?──美加書市中的翻譯書現況
  3. 【2016版權營】中書外譯的關鍵之人──記「從這裡,去遠方:中書外譯的奇幻旅程」講座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