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白之衡

「房間 晚安/月亮 晚安/跳過月亮的牛 晚安⋯⋯全世界的聲音 晚安」

這些句子你可能有點熟悉。小時候,你可能常常窩在爸媽懷裡,和他們一起對著這些事物說晚安,或者你可能是一位爸媽,每天和你的孩子一起向這些事物說晚安。無論如何,今年是童書《月亮,晚安》(Goodnight Moon)出版七十周年,這意味著我們已經跨越世代,對著同一個月亮說了七十年的晚安。

這件事的指標性意義不僅體現在這個數字上,尤其重要的是,「在我們這樣的世代,有越來越多電視節目和DVD替代書本為孩子提供他們熟知的故事。」紐約莎拉.勞倫斯學院(Sarah Lawrence College)的文學系系主任米爾斯(Nicolaus Mills)如是說。

在Daily Beast的一篇文章中,米爾斯解析了這本經典童書不論在過去或現在都如此具獨特地位的原因。

月亮,晚安》在1947年的時候初出版,由童書作家瑪格麗特.懷茲.布朗(Margaret Wise Brown)撰文,克雷門.赫德(Clement Hurd)作畫,至今已銷售四千八百萬本。

月亮,晚安》和一般童書不同,沒有明顯的情節,也沒有發展出任何角色故事,僅僅只有一隻小兔子在睡前反覆地對房間裡的所有事物道晚安。但是這本書的精神就在於「讓孩子為自己的世界賦予意義」。

米爾斯認為,布朗為這本書注入這樣的信念其來有自。他指出,布朗在1930年代時受到紐約班克街兒童學校(Bank Street School for Children)創辦人露西.史普拉格.米雪兒(Lucy Sprague Mitchell)的理念影響,而米雪兒的理念更直接來自對現代兒童教育具有重大影響的教育家約翰.杜威(John Dewey)。

杜威主張教育本身不具目的性,不應附庸為父母或教師的目的,因此也不應「為了養成社會效率而抹殺兒童青年的天性」。兒童應以「經驗」為學習的中心,而經驗是「『主動而又被動的』事情,本來不是『認識的』事情」

米雪兒延伸了這樣的概念。她認為,孩童會為他們第一手認識的事物著迷,而空想出來的事物會讓他們分心。

「只有眼光盲目的成年人會認為熟悉的事物不有趣。」她在1921年出版的《此時此刻故事書》(Here and Now Story Book,暫譯)引言中說,「為了娛樂孩童,而給他們奇異、古怪、不現實的事物,這就是這種成年人的盲目造成的不幸結果。在孩童確實對尋常事物習以為常之前,他們是不會對不尋常的事物感到新奇的。」

月亮,晚安》就是上述這兩位教育家的理念結合的產物。在書中,小兔子的晚安是說給他熟知的世界聽的;在布朗和赫德以七頁的篇幅,透過文字和繪畫細數房間的擺設之後,小兔子開始說晚安。他道晚安的對象沒有特意的順序,一件跳過一件,孩童閱讀的當下會再次歷經前幾頁曾經看過的事物。

而房間中有一位老太太,我們並不清楚她是小兔子的母親、奶奶或保母。小兔子也向她道了晚安,但她的存在和窗外的月亮或牆上的畫中跳過月亮的牛並無二致。房間中的所有事物都是平等的。直到他講完「Goodnight noises everywhere.」,小兔子終於心滿意足地入睡。然後如書中所繪,房間暗了下來。

在繪本一開始,牆上的時鐘指著晚上七點,結束的時候,時鐘已經變成八點十分,也就是說,小兔子花了超過一小時的時間完成這一趟晚安巡禮。「他不覺得自己需要趕時間,也沒有任何成年的兔子催促他趕快結束。」米爾斯點出此處的重要性。

書中沒有外加的情緒和多餘的情節,一切都留給閱讀的孩子去感受。

而正如米爾斯(和許多現代的家長)曾指出的,除了照著書本的節奏一起道晚安之外,陪孩子找出每一頁中的老鼠也是一項樂趣。但是,作者其實也留了一點孩子不容易發現的驚喜給大人。

比方說,小兔子的床邊櫃子上,也躺了一本不容易注意到的《月亮,晚安》;一開始的敘述中指出房間裡有兩幅畫,但其實共有三幅畫;「三隻小熊」的畫中,牆上也有另一幅書中已經出現過的「跳過月亮的牛」;在某空白頁中,小兔子突然沒來由地說了句「晚安 晚安」(Goodnight nobody)⋯⋯種種這些有點神祕的安排,從來沒有獲得解釋。

「不難想像,布朗和赫德想要保證家長和孩子一起閱讀這本孩子們想一聽再聽的故事時,他們自己不會感到無聊。」米爾斯說。

資料來源:

Daily Beast

童書的可能與思考:

  1. 經典童書中恬靜純真的農場生活,現在你有機會親身入住!
  2. 「自拍式」童書浪潮來襲:一本高度個人化的暢銷故事書如何影響兒童娛樂未來?
  3. 另類思考:童書裡呈現清一色的「安全保證」,難道不算一種欺瞞?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