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編文學選集時,要考慮的不只圈內共識,還有版面分配

文/朱宥勳 二○一○年,我受到秀威出版公司的邀請,要跟黃崇凱一起主編一本「七年級」的小說精選集。同一個計畫的,還有「七年級」的新詩和散文精選集,各自都有兩名主編。我不知道黃崇凱心裡怎麼想,我個人是滿驚嚇的。畢竟同年十月我才剛出版第一本書,是不折不扣的新人,而且那年我才碩一,就算是以「七年級」這個年輕…

往來之間,副刊主編的客廳即文壇

文/林黛嫚 冷副刊時期,副刊主編的任務集中在審稿和組稿,到了熱副刊時期,引領文學發展方向以及和文人交誼也是副刊主編的任務,尤其台灣報紙副刊到了民營報紙企業化經營的時代,閱報人口大增,各個報刊在激烈競爭中把副刊的特質及影響力推到最高點,甚至形成「副刊即文壇」的說法。 林海音曾擔任聯副主編十年,她的女兒…

【果子離群索書】副刊江湖裡,身不由己的二三事

林黛嫚推出新書《推浪的人》,談中央副刊二三事,新書座談會上,主持人何榮幸問與會對談者,什麼樣的一句話會惹怒編輯?聯經出版總編輯胡金倫說,不喜歡有作者想要出書,卻逕以「和上面的誰誰誰說好了」來壓他。 不管是作者挾天子以令諸侯,或真的有天子高層撐腰,總教夾縫中的編輯頗多為難。我以前羨慕副刊編輯,覺得與作…

【果子離群索書】編輯越來越不好幹,但編輯還是埋頭苦幹

編輯難為,也很為難,一旦爬到總編或主編的位置,操一本書的生死大權,若邂逅好書稿,一讀鍾情,再讀深情,恨不得早點出版。雀躍之餘,卻得按捺住一時衝動,設想,此書是否也能打動其他人?從業務同仁、中盤商、書店,直到讀者,關關要過,任一關卡住了,不是新書胎死腹中,就是出了書而壯烈成仁於銷售這一端。前者還好,尚…

【老貓出版偵查課】編輯有未來嗎?

前幾天有個優秀的新生代編輯在臉書問了一個大問題: 軍官可以從少尉做到上將,至少也有九個階段可以晉升。但編輯呢?做一年的編輯、做三年的編輯、做十年的編輯,本質上做的事情大同小異,並且不斷在這一本書與下一本書之間輪迴反覆。你要怎麼期待這個產業能給出好薪水、留住好人才? 這真是個大哉問。編輯永遠只能做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