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黛嫚 冷副刊時期,副刊主編的任務集中在審稿和組稿,到了熱副刊時期,引領文學發展方向以及和文人交誼也是副刊主編的任務,尤其台灣報紙副刊到了民營報紙企業化經營的時代,閱報人口大增,各個報刊在激烈競爭中把副刊的特質及影響力推到最高點,甚至形成「副刊即文壇」的說法。 完整文章
編輯難為,也很為難,一旦爬到總編或主編的位置,操一本書的生死大權,若邂逅好書稿,一讀鍾情,再讀深情,恨不得早點出版。雀躍之餘,卻得按捺住一時衝動,設想,此書是否也能打動其他人?從業務同仁、中盤商、書店,直到讀者,關關要過,任一關卡住了,不是新書胎死腹中,就是出了書而壯烈成仁於銷售這一端。前者還好,尚不虧錢,只是編者心淌血,後者則害公司財務荷包失血,心有所愧。 完整文章
前幾天有個優秀的新生代編輯在臉書問了一個大問題: 軍官可以從少尉做到上將,至少也有九個階段可以晉升。但編輯呢?做一年的編輯、做三年的編輯、做十年的編輯,本質上做的事情大同小異,並且不斷在這一本書與下一本書之間輪迴反覆。你要怎麼期待這個產業能給出好薪水、留住好人才? 這真是個大哉問。編輯永遠只能做編輯嗎?其實就像軍官可以從少尉做到上將,編輯也可以從小編一路成長上去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