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一名二十幾歲男子迷戀偶像,這不奇怪;這名男子因此會去關注該偶像的社群網站、追蹤她的動態訊息,這也不奇怪;這名男子看著偶像的照片、下載,這也不算奇怪,然後他把照片放大、放大、放大⋯⋯直到偶像眼中的街景倒影佔據整個螢幕──呃,這有點怪了吧? 完整文章
文/瑰娜(陳雅惠) 在公司上班一陣子之後,我便發現整個部門要全員到齊是一件難事,因為同事們總會輪流消失個幾天,不然我在 Outlook 也時常收到「我正在放年假」的自動回覆。無論哪一天幾乎都會有人請假,有的同事甚至連放三個禮拜的長假。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這本書不是這幾年剛出版的新書。它初次出版的時間是1932年,將近九十年前,現在在閱讀這篇文章的讀者絕大多數(很可能是全部)當時都還沒出生。 但這本書也不是「早就出版但一直沒有被翻譯進來」的那種多年來與國內讀者緣慳一面的經典。它在二十世紀的七零年代就出版過繁體中文譯本,多年來還有過幾回不同版本。 可是這本書還是很值得在專講新上架電子書的【一週E書】裡,特別談談。 完整文章
文/顧玉珍(前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 「社運路上,姊妹情長。」Mickey 總是這樣說。明明一句狗血話,經他高調說出,便噴灑出真情摯性的濃香,久久不散。 Mickey 是我所認識最真摯熱烈的「社運人」,像一團火。在台灣性別平權運動尚未風湧之時,以獨特的花火燃起醒目的炮陣。妖嬈的陣頭不為娛樂神明,是要舞亂綁架弱勢生命的粗暴神聖秩序。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您的故事裡提到律師想要解除與當事人的委任關係,但法官不准;」邱顯智問,「法官可以這麼做嗎?」 邱顯智是國內知名人權律師,他說自己會成為走上這條路,是因為讀了張娟芬的《無彩青春》,「這本書寫蘇建和案,提到羅秉成律師,我讀的時候真的覺得,哇,我好仰慕這樣的人。」 完整文章
文/朱家安(沃草公民學院主編) 從性別、環保到人權,現代社會的種種爭論持續出現、難以消失,因為這些爭論都有道德價值的面向。有些人對道德爭論的進程悲觀,因為他們認為道德「沒有對錯」,因此沒有「真正公平」的解決方案。這些人不見得注意到,但是我認為這個想法本身,才真正凸顯了道德爭論為何困難,因為「真正公平」的判準長怎樣,也需要道德討論。 完整文章
大家每年都逛國際書展,但不見得每年都注意到哪個國家是那一年的主題國(搞不好根本沒注意過國際書展有「主題國」這事,對吧?別害羞,承認吧);就算注意過那一年的主題國是哪個國家,也不見得仔細弄清楚該國出版品的特色、國內譯作的狀況,或者該國與台灣的關聯。 例如,2019年台北國際書展的主題國是德國。而大多數人其實從小就讀過和德國有關係的文學作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