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佳庭 一群遊民工作者在晚餐時聊天。一位社工超激動的說:「我超討厭在臉書上寫溫馨感人的小故事。我看到小故事,我就自動跳過。」 為什麼不喜歡寫感人小故事呢?因為那些個案故事是真的,但又不完全是真的。就像美肌模式開到最大,大到看不到鼻子與毛細孔的夢幻網美自拍。網美是真的,個案做的事也是真的,但套上濾鏡以後,一些真實的細節消失了,人就變得平面了。 感人小故事是有標準模式的。 完整文章
文/纓花 口述/吳佩玲 婦援會婚暴組專線在一九九七年的二月十四日情人節當天開線,一開線只有纓花與研究員 L 接電話開案子,我到二月底才加入她們的服務行列。一到職,沒有所謂的適不適應,立刻就忙得天昏地暗,每天中午一手接電話一手拿筷子吃便當地接個案。專線服務不過開張兩個多月,就收到七百個個案求援。 那時候的婚暴專線電話,透過全國性的報紙、電視廣告和 7-11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