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婉瑩 我不會被這個男人教訓什麼是性別歧視與厭女,我絕對不會。政府也不會被這個男人教訓性別歧視與厭女,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反對黨領袖說有性別歧視或是厭女者不適合擔任領導。我希望反對黨領袖拿張紙寫下他的辭職信。因為如果他希望知道厭女在當代澳洲長什麼樣子,他不需要議會提案,他只需要一面鏡子,那才是他需要的。(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10. Oct, 完整文章
文/羅怡君 小孩:「我們不認識他們,怎麼知道他們會不會說謊?」 二○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是「九合一大選」的日子。隨著選舉日倒數計時,路上的旗幟、宣傳車也漸漸多了起來,最後幾天更是密集式轟炸,一會兒市長的、一會兒市議員的,連里長也競爭激烈。 那段期間,有天晚上去夜市買麵,看到一對夫妻身著里長候選人背心,拿著掃把、垃圾袋,沿路邊拜票邊清理,身旁沒有其他人圍繞,只有播放事先預錄好的擴音內容。 完整文章
文/陳方隅 當我們覺得選舉令人厭煩而不想參與公共事務,政治人物就已經達到目的了 「市民期待的是一場政策討論的良性選舉,大家聚焦市政議題理性論辯,來爭取選民認同。希望從此刻起不要再有抹黑、不要再惡意攻擊、不要再人格抹殺。」──這段話是 2014 年 6 完整文章
文/畢靜翰 “Frankly, if Hillary Clinton were a man, I don’t think she’d get 5 percent of the vote.” 翻譯 老實說,如果希拉蕊・柯林頓是男人的話,我覺得她得票率應該會不到 5%。 生詞 frankly 老實說 If… were… 如果 X 是 Y 的話…… 例句 例 Frankly, as a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你覺得她日常生活中做什麼最浪漫? 」我問。 「打蚊子!她每天晚上是負責打蚊子的人,還會說:『對不起我開一下燈』,真的很貼心。我覺得打蚊子是一件很浪漫的事,甚至比買花買巧克力更浪漫。」小貓說。 「書上寫你們家每天都有鮮花,好好喔!」我感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