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酸菜仙兒 陳鵬先到的,我進去的時候一眼就認出了這個小胖子。他穿著一件黑色的T恤,上面是一隻圓滾滾的卡通熊貓,和他長得還挺像。他又粗又圓的小胖手在iPad 螢幕上跳舞,跳得還挺瘋狂,都沒注意到我。 我走過去問:「是陳鵬嗎?」 他抬起頭看了我一眼,說:「是我,不、不好意思,請等一下,一、一會兒就結束了。」 我發現他有點口吃,伸頭看了看他的螢幕,是一款遊戲,他好像正在瘋狂地生產木材。 完整文章
文/酸菜仙兒 我的對面坐著一隻丹頂鶴先生,可是我心裡惦記的卻是三天前遇見的相親對象—斑驢先生。 丹頂鶴先生拿著杯子的手白得如同杯子裡的原味優酪乳,瘦高的身材,稀疏泛黃的鬈毛,毫無皮下脂肪的皮肉包裹著這副骨骼,把所有裸露在外面的關節都顯得好像腫了一樣。 完整文章
文/酸菜仙兒 雪猴先生約我在火鍋店見面,屋裡人聲鼎沸,蒸氣繚繞,彷彿置身仙境一般。我從來沒來過通風這麼不好的火鍋店,誰都看不見誰,我當時腦子裡的第一反應就是:這特麼能找到相親對象嗎?可別相錯了人。 煙霧中,我看見了一個周身環繞仙氣的菩提手串正在空中飄動,我心中大動,以為自己真的到了太虛幻境。看這空中,還飄著法器呢! 「請問是吳小姐嗎?」一個帶著笑的聲音傳了出來。 完整文章
文圖/馬修 大家都說男生結了婚會變,我自己回想起來,覺得我在婚前婚後是沒太大改變啦!(但馬修太太怎麼想,我就不清楚了!)如果真的要說有不一樣的地方,我想應該是我的肚子吧!變的更大、更肥了! 比方說,我從交往第一天到現在7 年多,每天一張畫送給太太,其實也代表著我對她的心意,以及不變的愛。除此之外,小孩剛出生的那段時間,晚上、凌晨需要親餵鵝子的時候,我一定會起床一起陪著太太。 完整文章
文圖/馬修 當你喜歡一個人,很自然地會想對他好,我的太太,當然就是我最喜歡的人了,因此,對太太好,對我來說很自然。同時,更因為太太對我也很好,所以對她更會想傾全力地付出。人和人之間都是彼此互相的,這是我們一直以來做得很好的一點。 夫妻之間,吵架是難免的。但重點在於,吵完後,能不能好好地思考和反省,我覺得尤其在爭吵後,調整自己的心態很重要。吵架的時候,讓彼此有一點冷靜的時間和空間也很重要。 完整文章
文圖/馬修 如果你覺得枕邊人,交往時和婚後判若兩人, 那真的不是太太有問題。 因為,男生女生本來就是兩種不同的動物啊! 女生本來就是這樣, 這一秒說不想吃,下一秒說嘴饞…… 一下子生氣,一下子又笑了…… 總是愛作弄最愛的人…… 但是當老公需要幫忙時, 絕對會變身女超人,而且絕對相挺到底的。     本文介紹: 完整文章
文/史秀雄 假性親密關係(irrelationship)不是一個嚴肅的心理學術語,但這個詞卻相當生動地描繪了一種常見的情景:一方面,兩個人的生活或許已經非常緊密地關聯在一起,一切日常活動都圍繞著彼此安排,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經營著婚姻或家庭生活;另一方面,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兩人之間開始有了愈來愈多無法探討的話題、不敢表達的情緒,以及難以掩飾的不信任和不安全感。 完整文章
文/周若鵬 女人總以為我在寫其他女人 所有偉大的愛情故事中,主角都一定要死翹翹,像羅密歐茱麗葉、梁山伯祝英台。因為如果他們不死,這愛情故事就要變成拍拖故事,拍拖故事很可能還會惡化成婚姻故事,那是又長又臭的百集連續劇,到最後都怨氣沖天。就算是童話,也必須在「王子公主從此幸福快樂」這個謊言便打住。為什麼呢? 完整文章
文/律師娘(林靜如) 我想很多人跟我一樣,第一次認識他,是從某個義憤填膺的女網友在臉書分享了他的文章而來,然後第二次、然後第三次,你開始想:我是不是該封鎖他? 因為,如果你是男人,你不知道怎麼跟你的老婆交代。 因為,如果你是女人,你很想把你的老公踢出家門。 他看似輕描淡寫說得容易,卻讓許多正在失衡的男女關係,產生了搖擺,不知該盪向哪一方?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