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是別人的事情,到底不是自己的。畢竟,死了就是死了,意識如關掉的電視屏幕,凝縮成線成一個白點就這樣消散。更別說形體了。死了,就成為別人的事情,活人要去送你,要想念你,那是一種安放,放好了,讓你好生再死一次。那時你才是真的死。所以最殘酷不過要別人一輩子記得,最冷漠不過忘記。這樣想,人還是冷漠一點好,有時候那是一種慈悲。 完整文章
「你什麼都要問個水落石出對不?跟狗咬骨頭一樣死不放口。」 「辦案本來就是這樣。GOYAKOD。」 「你說什麼?」 「GOYAKOD,抬起屁股敲門去。(Get Off Your Ass and Knock On Doors.)」 ──勞倫斯‧卜洛克《八百萬種死法》(Eight Million Ways to Die, Lawrence Block)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