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沒有一種世界愈來愈亂糟糟的感覺?你覺得是年年難過年年過,還是一年更勝一年呢? 尤其這幾年一堆民粹型政客紛紛上台,各民主國家深受假新聞之害,又有冠狀病毒肆虐各國,老闆年年換新車、物價飛漲只有自己薪水不漲,氣候更加變化無常讓人搞不清楚春夏秋冬,香港的五十年不變縮短成廿年大變,新聞還告訴你一大堆各種悲觀的經濟數據。 完整文章
一、本質上,「酸民」是理想主義者。他們關注世界,絕不隱遁;他們具原則性,立場清晰、勇以表態。 二、實質上,「酸民」是發育不良的理想主義者。他們沒有培養足夠的知識力,更遺憾的是,他們欠缺具道德勇氣的行動力;他們心中依戀不捨的,只是一張已然殘破多年的理想地圖。 完整文章
採訪/蔡瑞珊、史比野塔;撰文/史比野塔 「我模仿一個說故事者殺死了一位社會學家,然後一人分飾兩角地交替冒充彼此,日以繼夜開著他們的車四處遊蕩越境。」看著上面的文字,第一秒你忍不住會問,「然後呢?」就是這般吊人胃口,讓人開始想像在文字之後藏有哪些可能:可以棲身音樂,也能朝社會發聲,又或者在不同文化間遷徙。即便形態不同,還是能夠辨認出本質,不致使人困惑。 完整文章
文/劉粹倫(紅桌文化社長、獨立出版人) 牛津辭典日前公布2016年年度詞彙:「後真相」(Post-truth)。「後真相」是指大眾意見的形塑,受到訴諸感性情緒及個人信念的訊息所影響,客觀事實不受重視的情況。也就是說,這是一個「總之,我信了」的年代。 完整文章
2013年1月11日傍晚,倉庫藝文中心早早就開始湧入了人潮,因為他們擔心,自己無法在這一場分享中,找到好視野的座位。這一天,聽者來自四面八方,而他們的目的很明確,都是要來與王丹直接對話,聽聽王丹的個人閱讀經驗,和他推薦的「公共知識分子的案頭書單」。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