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參加了文化部辦的出版產業振興諮詢會議。六大計畫洋洋灑灑,從結構面到人才面,從出版業者爭取許久的稅制面到行之有年的數位出版補助,大概凡是想得到的構想差不多都列進去了。連國民旅遊卡買書的點子都出現,可見這一回從本專欄爆出來的出版產值大衰退警訊[1],對主管部門確實有強大的影響。文化部不得不把業者爭取多年的提議都放入計畫中。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英國獨立小型出版社 And Other Stories,決定 2018 年將只出版女作家作品,以回應英國作家卡米拉‧夏姆斯(Kamila Shamsie)的提議,要把「2018年訂為女性出版年」,希望挑戰出版業上游到下游的性別失衡現況,除了自己嘗試之外,他們也希望號召其他出版社加入,一起找出女作家在出版產業各環節「卡關」的細節和原因。 完整文章
前兩天看見寶瓶朱亞君引了唐‧德里羅小說裡的一段話: 以往小說滿足我們,但現在我們轉向了新聞,因為他可以不間斷的提供我們大難臨頭的感覺。我們甚至不真正需要災難,我們需要的只是有關災難的報導與預測。 讓我忽然頓悟台灣出版崩壞的深層原因。朱亞君感嘆的是台灣讀者為什麼不讀小說,暢銷榜上,真正的小說(不是「文學書」)屈指可數。我剛剛實際算了一下,博客來三十日 Top100 總榜上,只有六本是小說。 完整文章
去年從(二〇一四)第一季開始,出版同業間就不斷傳出各種焦慮的耳語,業績急凍、大退書、發行量下滑、誰又在調頭寸、誰已經裁員縮編、某公司年終發不出來等等。焦慮只在人際網路傳遞,沒有人知道這是個別案例,或是普遍問題。 到今年一月,在國家圖書館發布的「台灣圖書出版現況及其趨勢分析」裡,我們注意到國圖報告了,台灣年度出版量連續兩年衰退,今年是最近三年來出版量最低的一年(從民國一〇一年的 完整文章
文/何飛鵬 書展首日在會場逛了一圈,察覺真正的出版社攤位變少了,補上的是文創、印刷,以及增加了許多政府機構出版單位、學校附屬出版社。而過去常見的兩個攤位、一個攤位的小出版社,幾乎絕跡了。追問原因,聽說是攤位費太高,所以都放棄參展了。 這不是我的解釋,我對書展的改變的理由是:出版業真正的寒冬來了。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調查公司 FOLIO 和 Readex 的2014年度美國媒體出版大調查出爐:業者對前景謹慎保守,無法提高營收的情況下,得靠著專注核心媒體產品、高度預算管控、縮減成本開支,來維持毛利。平面廣告雖有下降之勢,仍是營收主力,而數位媒體仍未找到可立足的商業模式,成長緩慢,只能扮演填補流失營收的角色。 調查公司 FOLIO 和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Carlos A. Romero-Díaz 編譯╱林克鴻 自2012年8月開始,亞馬遜(Amazon)網路書店針對大專院校學生推出書籍價格10%點數回饋的服務,受到學子們的歡迎,不過這樣的銷售策略,卻挑動了日本出版界統一定價(再販制度)的敏感神經,也激起中小型出版業者的反彈。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