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徐珮芬 「我握著他的欲望,親自放進我的懦弱。」 即便時間一直把我們往前推,身體仍可惡地記得那些細節:湊上來的嘴唇帶來的陌生菸味、透過窗戶照亮房間的微弱月光──有隻落單的螞蟻,爬過牆面上的裂縫。 她驚訝於自己的感知變得如此敏銳,那時她還不知道:自己將有一部分遺落在那個房間。 完整文章
文/敦.德勒根;譯/林敏雅 01 秋天快結束的某一天,刺蝟坐在窗前看著外面。 他很孤單,從來沒有動物來拜訪他。就算有誰碰巧經過他家,也都心想:啊,刺蝟不是住在這裡嗎?於是敲門。但這種時候,刺蝟不是在睡覺,就是猶豫老半天,等到他開門,人家已經走了。 完整文章
好的文章如同一隻刺蝟,每個讀者也都能從自己的個人視角,看到銳利而明確的一面,而最柔軟、深情的部位,只有作者心知肚明。 從編輯人的角度來看,董成瑜《華麗的告解》與房慧真《像我這樣的一個記者》先後出版,提供新聞業界許多值得討論的課題。 其中,「採訪力」應該是第一課吧,因為她們不只展示高超的採訪技法,更無私地分享這些技法,這種近似地質學上的露天礦,不採集就太可惜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