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考特.蓋洛威;譯/許恬寧 四分之一的人或許讓 Facebook 動態消息充滿顧影自憐與自欺,但 Facebook 也提供使用者找到愛的機會。光是將婚姻狀態從「交往中」改成「單身」,就能向自己的人際網絡發送強烈求偶訊號,一傳十,十傳百,連當事人本身都不曉得的遙遠節點,也能獲知消息。 每當使用者改變自己的情感狀態資訊,Facebook 完整文章
編譯/Waiting 對於史蒂芬.金(Stephen King)來說,「創作歸創作,政治歸政治」這種想法,似乎從來不在他的考量內。 他2009年的小說《穹頂之下》(Under the Dome)中,主要反派是一名利用職權做盡壞事的小鎮次席政務委員。身為民主黨長期支持者的他,曾在某次訪談中直接表示,這個反派的角色原型,正是美國前副總統錢尼(Richard 完整文章
文/布特妮.凱瑟;譯/楊理然、盧靜 當我回到倫敦時,兩個組別的資料建模結果已經出來了。至少初步看起來,這些資料非常有用。 大衛發現,「脫歐群體」由四個子群體組成。我們的訊息傳播團隊幫這四個子群體取了綽號:「熱情運動分子」(Eager Activists)、「年輕改革者」(Young Reformers)、「不滿的保守黨人」(Disaffected Tories)和「魯蛇」(Left 完整文章
文/布特妮.凱瑟;譯/楊理然、盧靜 「這裡不是美國。」另一個人說。 是的,我知道這裡跟美國不一樣。在美國,使用者很多時候是自動被分享個人資料,法律允許公司或機構蒐集用途不受限制的使用者資料。和法國和英國相比,美國的個資保護措施比較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