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方念萱 科技對女性而言,是把雙面刃,他們改變了女性回應暴力的方式,但是他們也改變了女性經驗暴力的方式。過往發生在家裡或是在市街上的、施加在女性身上的暴力,現在以一種嶄新的形式在線上發生,女性在那兒成了虛擬跟蹤、肉搜的受害者。 台灣針對報復式色情的專題報導中,受訪的 NGO 完整文章
文/楊婉瑩 我不會被這個男人教訓什麼是性別歧視與厭女,我絕對不會。政府也不會被這個男人教訓性別歧視與厭女,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反對黨領袖說有性別歧視或是厭女者不適合擔任領導。我希望反對黨領袖拿張紙寫下他的辭職信。因為如果他希望知道厭女在當代澳洲長什麼樣子,他不需要議會提案,他只需要一面鏡子,那才是他需要的。(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10. Oct, 完整文章
台灣對日、韓這兩個鄰國的觀點與印象很不一樣。 一方面是現代化開始較早,另一方面是曾為殖民母國,日本的大多數發展似乎都比台灣早一步;但韓國與台灣都曾名列「亞洲四小龍」、與日本及中國都有歷史糾葛、八零年代都有劇烈的民主化進程、都有一個不懷好意的鄰國⋯⋯總而言之,它和台灣似乎比較像,但真說起來,我們又不是真的很了解它。 完整文章
文/余貞誼 觀察「母豬教」的出現與起落,可以看見有一關鍵詞與之形影相隨,即「仇女」。 更值得注意的是,梳理這兩詞出現的時間點,赫然發現「仇女」一詞早於「母豬」(如圖 10),顯示在「母豬教」尚未成形時,PTT 的討論板上就已燜燒著「仇女」的言論;「母豬教」成立後,它也跟著水漲船高,形成與「母豬教」聲勢相合的局面。這種時間序位的關係,指向了「母豬教」行動與厭女╱仇女的相關性。 完整文章
作者/李柏翰※原載於【法律白話文】網站,經原作者同意修改後轉載 一群小時候可能好奇或偷看過色情片的人,長大後突然說色情片對你身心健康不好、不准看,合理嗎?是因為他們「科學」地發現這樣長大的自己或同儕不健康,所以要限制你;還是單純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就算看色情片對健康「有害」,但足以令政府介入生活嗎? 完整文章
文/珮姬 《在海上等你》敘述一對同期調到分公司的男女新人,在職場上相互砥礪又各分東西後,男方意外死亡,女方依約暗中破壞他的電腦硬碟、為其保存秘密的一段情誼。絲山秋子的芥川賞得獎作,算是近代日本難得打破男女關係,描繪純友誼可能性的作品,被視為開放女性平等工作後,改變文學中兩性關係的里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