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Amber Chang 「東西是有生命的, 就看要不要喚醒它們的靈魂」──馬奎斯《百年孤寂》 《百年孤寂》的一開始,馬奎斯藉書中具預言能力的吉普賽老人說了如上的一句話。說完這句話,吉普賽老人接著拿出兩塊大磁鐵,沿路磁吸各樣東西作為神蹟表演。於是乎「許久以前遺失的東西,從他們不知道找過幾遍的地方跑出來」跟在這塊神奇鐵塊後面前進。 完整文章
星雲文學獎辦了四屆,歷史小說獎項,只有第三屆由巴代得到第三名,其餘各屆,前三名都從缺,百萬大獎至今未頒出去。可見歷史小說寫作之難。 歷史小說未必人人讀過,但在小說裡讀到歷史,則是常有的事。雖然內容包含歷史的小說,不一定是歷史小說,然而這類型的小說,提到史事,讀起來幾可亂真,增添無比閱讀樂趣。《鹿鼎記》堪為代表。 完整文章
歷史小說,我不見得那麼愛讀,常翻閱,多少帶點功利取向,希望透過小說,增進對歷史本身的理解。但此舉正說明了歷史小說的威力、魔力與魅力。 從讀者角度出發,歷史小說教我的事,主要是:關注或引發興趣於某段某部分的歷史、補綴史書空白、解開史實不解之處,以及增加歷史知識。 一段歷史人事,讓人耳熟能詳,很少是因為載於史書,而多半是拜歷史小說所賜。(到了近代,可能影視的成分更高) 完整文章
文/George H. Kerr Photo from Wikipedia 假如還有任何台灣人對中央政府仍持有懷疑,他們將會從幻想中覺醒[1]。 三月十日(當軍隊抵達台灣兩天之內),蔣介石在南京紀念週會中(在中國各地,每禮拜一都擧行例行週會)爲陳儀及其他政府官員向公衆辯解。如同往常,他指摘批評他政權的人爲「共產黨徒」,下面是他的本文: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