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創作者專攻某個領域、專寫某一種作品,寫著寫著寫出了他個人獨有的風格,讓自己成了個領域的大師級代表人物;然後他們會偶爾跨出去玩一下別的,讓讀者在驚嚇當中看清真相──可能是「原來這個作者除了那個類型之外寫什麼都很爛好吧就算不很爛總之也稱不不上好」,或者「哇哩咧原來這個人寫什麼都這麼強!」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歡樂的交給上半場,」陳蕙慧站在台上,告訴大家,「血腥的留給我。」 2020年9月19日下午,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召開第19屆年會暨第18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頒獎典禮──按照往例,年會放在活動上半場、頒獎典禮放在活動下半場,主持人周小亂表示,「這是故意的,徵文獎的入圍者得等到最後才頒獎,就會一直很緊張。」 完整文章
《偵探在菜市場裡迷了路》是第18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的決審入圍作品集。不過,這五則短篇雖說均為推理小說,卻在風格上各有不同,創作者也來自台灣、香港、中國與馬來西亞等地,因此相當程度地展現出了華文推理創作的不同可能性。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今年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的決選入圍作品集叫《偵探在菜市場裡迷了路》。 這個徵文獎已經辦到第十八屆了,仍有很多人不知道──對推理沒興趣的讀者不知道、對華文創作沒興趣的讀者不知道、從事華文創作但只讀只寫某種「文學」的人不知道,連有些自認關注推理文類的人也不見得知道。 完整文章
故事的主角面對衝突、做出對應行動解決衝突,就會開始發展出情節──很多教人寫小說的書都會提到這個概念。而主角要解決衝突,大概有兩種方向,一是從自己原有的知識技能裡找出對策,一是學習或體悟新的知識技能;當然你可能認為「逃走雖然可恥但是有用」,但這個選項其實也是衝突的解決方式之一,選了這個之後還是要靠原有技能或新學知識繼續──啊不然是要逃去哪裡? 完整文章
文/臥斧、陳浩基;整理/莊瑞琳 為什麼作品是這樣寫的? 陳浩基:從臥斧兄的後記和部落格文章,我們知道「碎夢三部曲」最初是一部作品,原設定是「主角解決事件後一併獲知自己身分」,感覺上前者為主,後者為副,但變成三部曲後,後者反而成為貫穿三作的「終極謎團」。可以請您說一下這改動背後的想法,以及難處嗎? 完整文章
因為「華文推理馬拉松」的緣故,這回閱讀榜上華文推理作品相當多;除了大家熟悉的陳浩基(作品全數上榜!)以及臥斧,華文推理馬拉松也讓人發現更多值得一讀的在地作品,有的探索社會案件的內裡,有的爬梳歷史事件的始末,有的反應台灣及香港的現實氛圍,有的根本像是預言。 而這些作品,會讓人真切而深沉地理解:能夠平凡而自由地活著,其實是件珍貴、得來不易的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