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江鵝 在學校不能說台語,要是說了讓老師聽到,就得到教室後面罰站,我很不能理解那些男同學罰站的時候怎麼還能趁空嘻皮笑臉,明明是非常丟臉的事情,我怕極了。之前上幼稚班的時候,老師雖然說的也是國語,但是因為沒有禁止說台語的規定,我從來沒意識到原來自己有些話用台語說得比國語溜,上了小學在禁令之下,才發現話出口前如果不先咬住舌頭想一想,很容易犯規。 完整文章
文/朱宥勳 認識洪明道,是在二○一三年辦書評雜誌《秘密讀者》之後的事。說來慚愧,我在某些方面是很閉思(pì-sù)的,即使洪明道因為好幾篇以台語文寫成的書評驚豔了編輯團隊、進而邀請他加入編輯團隊之後,我對他的認識也僅止於工作上的印象。我印象中的他,除了是一位對台灣文學、台語文書寫非常有使命感的評論者,也有著很好的敏銳度,是擁有「真正的文學感覺」(借用黃錦樹語)的人。 完整文章
文╱Fion 我採訪過不少在韓國工作的臺灣人,如果問他們:「你覺得來韓國工作,最重要必備的是什麼能力?」大概九成的人都會毫不思索的回答:「韓文能力。」剩下一成的人也會覺得韓文重要,但最初把他們帶進韓國職場的卻並不一定是韓文,而是本身的專業技能,或者,是因為他們的臺語講得好。 接待外國人的免稅店是首選 點進 Facebook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Chip Griffin 我很喜歡看書,而且任何一種書到了我手裡,往往都看得津津有味。曾經有一度,我的書桌上同時擺放著計算機結構、哲學概論、植物學、大眾心理學和小說《未央歌》。但有趣的是在自己的成長過程中,卻有一種類型的圖書是我鮮少碰觸和涉獵到的。嗯,有朋友可以猜得到嗎?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