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有些作者喜歡在文字裡頭對人對物對事對全世界東嫌西嫌,可能是作者的眼界高過珠穆朗瑪峰所以一切只配他用鼻孔去瞧,也可能是作者曖曖內含光外表有缺陷所以被全世界或排擠或欺負或無視或反正做某些過份的事。 而有些讀者喜歡讀這類文字。 完整文章
文/吳曉樂 關於世越號,我認為有件背景知識值得讀者知悉。二○一四年八月,教宗方濟各造訪韓國時,甫發生世越號沉船事件,時任總統朴槿惠為首的當局卻暗暗阻擋教宗與世越號遺族見面,即使見面,也希望教宗不要別上黃絲帶。一位神父以「政治中立」的名義傳達了這份要求,教宗的回答是:「在人類的痛苦前,沒有中立。」 完整文章
談話節目上,知性溫柔的精神科醫師以一種非常悅耳的節奏徐徐說,吃與愛是很容易混淆在一塊的,兩者帶來的感受很像。當我們無法感受到愛的時候,我們寄望於吃。我們想要召喚那種情感上的慰藉。很有道理,我們與食物的關係或深或淺都是人際的隱喻。 我跟食物的關係曾經被我搞砸過,這種失敗有個醫學上的名詞是飲食失調症候群。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