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大學搬完宿舍第一天,我去景美夜市吃晚餐,吃第一口炒麵就覺得:『好鹹』。」吳曉樂的味覺由台中養成,從小習慣「東泉辣椒醬」的鹹甜口味,「對我而言,那是台中的味覺紀念,是我習以為常的吃法。」黏稠的東泉辣椒醬多搭配如水煎包等澱粉類食物,吳曉樂笑稱「就是個熱量爆表的組合啊」。在新作品《致命登入》中,吳曉樂出其不意地,將台中限定的會心一笑埋入故事,「我是在有意識地業配啊!」 完整文章
作者是台灣人,使用華文,寫出來的文學作品是台灣文學。這很直覺,沒什麼問題。 如果作者是台灣人,使用英文,寫與台灣相關的文學作品,算是台灣文學嗎?如果作者是台灣人,使用英文,寫的作品與台灣無關,算是台灣文學嗎?如果作者是台灣人,使用華文或者台文,寫發生在其他國家的故事,算是台灣文學嗎?如果作者不是台灣人,但使用華文或者台文,寫與台灣相關的文學作品,算是台灣文學嗎? 完整文章
文/吳曉樂 談到私心鍾愛的作家,伊恩,麥克尤恩絕對榜上有名。他的創作備受矚目,掄獎無數,改編成電影的機率奇高,部部精品。很多讀者也許從《贖罪》、《判決》、《愛,留在海灘那一天》等電影為始,初探這位蜚聲國際的作家。麥克尤恩的作品不僅展示出他對於人性無止盡的觀察,他折疊情節的技巧亦往往教讀者目不暇給,接觸他的文字永遠不會太遲。 完整文章
以《正義》一書聞名世界的哈佛教授桑德爾,每次出版的作品都很奇妙。首先,桑德爾的作品很易讀,沒有艱澀的名詞,沒有賣弄的做作,讀起來都比書名有趣(呃);再者,他總會提出一些日常裡就看得到或想得到的實例,但引導大家進行從沒仔細想過的深入思考。 完整文章
「閱讀馬拉松」當然有鼓勵大家增加自己閱讀時間的意義,但其實不僅如此。 從讀者的回饋與互動當中,會發現以各種不同主題發起的「閱讀馬拉松」,會提醒本來就關注該主題的讀者「喔喔這本我還沒讀過」,也會讓他們發現「原來也有不同領域的作者寫過這個主題、這個主題可以討論的範圍比我原來以為的更廣」,例如讀推理小說的在社會學的作品裡發現相同主題,例如讀科學的發現經典散文裡也有相同觀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