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星座到塔羅牌,從紫微斗數到咖啡渣茶葉梗,無論你相信或不相信哪一種占卜方式,無論你把占卜當成安定心神、解決疑惑、預示未來還是朋友聚會時的團康活動,無論占卜是否協助你度過人生低潮或預示你會中下期的大樂透,你大概都會同意:不管是哪種占卜,不管從占卜中獲得什麼建議,真正的重點,都還在你如何調整自己的狀態去面對你問的那件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白天一直看稿,晚上回家就不大想再看同性質的書,結果最近最常看的是Netflix彩色修復的紀錄片《二戰大事記》;」張惠菁道,「我先前對戰爭史比較沒有特別興趣,現在看紀錄片,發現其實很有趣。人在哪些時候居然做出哪些決定,相當不可思議,就像二戰時希特勒決定攻打勒寧格勒,純粹只是因為要利用城市的名字打擊列寧,沒有實際的戰略考量,但居然沒人反對他。」 完整文章
人類社會由人組成。感覺上一個人很難撼動社會,即便你是傳說中可以控制他人腦波的唐鳳,成長當中也會遇上種種挫折及迷惑,在改變體制之前,必須先知道如何在體制裡存活,並且藉由理解,去想像未來可以如何改變、怎麼改變。 僵固的體制對組成成員而言不是好事,完全放任則有另一種風險,當我們摸索著朝前試探時,常常得耗費心神才能搞懂一千零一個點子裡哪一個是唯一可用的好點子,而且這還得先提得出那麼多點子才行。 完整文章
文/丘美珍、鄭仲嵐 他在學校的資優班當班長,功課很好。但是因為資優班的家長喜歡拿孩子的成績互相比較,有些孩子們因此開始忌妒成績好的同學。曾經有一次,有一位拿不到第一名就會被爸爸打的同學,憤憤不平地對說他說:「你為什麼不死掉?如果你死了,我就是最好的了。」 同學帶給他壓力,老師也是,因為有些老師會懲罰學生。 完整文章
文/丘美珍、鄭仲嵐 八歲就自學電腦程式的唐鳳,從少年時代就景仰黑客文化。一般人認為,黑客是破壞電腦系統安全的違規者,但在黑客世界中,雖然有「黑帽駭客(black hat,也被稱為cracker)」這樣的無賴和罪犯,但「公民黑客(civic hacker)」卻有著更為豐富的涵義。 一九六○年代,當黑客這個字出現時,用的是英文的 hacker 完整文章
文/野島剛 近來,在日本的政治新聞上曝光率最高的台灣官員是誰?台灣讀者猜得出來嗎?答案是政務委員的唐鳳。 跨性別者唐鳳是IT專家。民進黨政府上任後,被延攬擔任數位科技政務委員時才三十五歲,台灣民眾對他的工作能力也給予高度評價。但是,為什麼唐鳳會被日本媒體如此頻繁地報導呢? 完整文章
不用出門,你就可以用桌機、筆電、手機或閱讀器,先試讀每本書的前面10%,而且在試讀的過程中還可以使用所有正式閱讀時的電子書服務,不管是朗讀還是版型設定,不但可以先讀內容來決定要不要買書,還能同時獲得完整的電子書使用體驗,是不是超級貼心!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