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之維 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地區的居民,會在一年一度的世界閱讀日互贈書本與玫瑰;臺灣的六家獨立書店店長,也在今年的世界閱讀日準備了書單。他/她們為誰選了哪些書?為了什麼原因選那些書?倘若有另一個人看見他/她們的書單,認得出來這是誰選的嗎?以下就是他/她們選的書,以及某些拿到書單的人,對於選書人身分的猜測…… 瑯嬛書屋選書 給情人:崔舜華《你是我背上最明亮的廢墟》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每個人心裡想必一定有一兩位崇拜的小說家,調查大部分人的名單,有一個人的名字,總是重複出現,那就是謎樣的文學怪咖──卡夫卡(Franz Kafka);可以說他的存在地位無可取代,他所創作的小說劇情之怪,尤其那股沒有答案的潛意識流,讓許多人為之著迷,他小說中展現出的跨越時空的現代感,彷若現世的預言,終將在某個時刻於靈魂深處爆炸開來,然後,一發不可收拾⋯⋯ 完整文章
問世間,情是何物?其奧祕玄妙,又豈是「直教生死相許」可以概括的。它教人矛盾、偏離軌道、抽離理性、逸出邏輯。情路並不直線而行,時而曲折,時而纏繞,有時隱伏,有時活現,無以丈量分析。 近日連讀兩本語多怨懟的書信集,一本是卡夫卡《噢!父親》,字數不多,很快讀完。另一本王爾德《獄中記》,幾近十萬字,讀了好久。 完整文章
我的寫作全都圍繞著你,我的寫作不過是在傾訴無法在你懷中哭訴的那些事情。這是我對你刻意延長的告別;只不過,這個告別雖然是你逼我做的,但它卻正依循我確定的意向前進著。 ──法蘭茲‧卡夫卡 文/群星編輯室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