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詹姆斯.格里菲斯;譯/李屹 審查人員把全新疆人口逼下線的同一年,他們也致力把影響範圍擴展到中國的國界之外,強化防火長城的力量,這樣一來,不論批評中國的人在哪,他們都能加以攻擊。 二○○九年一月的某一天,有人碰巧發現上述力量的一部分。市中心偏北的多倫多大學校園中央,一幢古老紅磚建築的閣樓裡,納特.維勒納夫(Nart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出版自由,是相當具有古典意義的言論自由。」楊緬因說。 2016 年臺北國際書展開幕當天,臺北市裡還有另一個書展同時開幕;這兩個書展同樣有六天展期、同樣每天都有不同的講座活動,但展出場地大小各異,參展品項也截然不同。 這個書展,是「台灣勞工陣線協會」和「公共冊所」合辦、在公共冊所展出的「2016 公民書展」;參展書籍,全是 NGO 團體的出版品。 完整文章
文/鄧湘漪 對藏人而言,苦行式遷移不僅代表個體離開資源不甚豐饒的環境,亦呈顯了族群追求主體生存自由的宏遠目標。西藏村落──西藏拉薩──西藏樟木──尼泊爾果加浦──尼泊爾加德滿都──印度德里──印度德蘭薩拉,這條移動路線記錄著十數萬藏人的生命歷程。 完整文章
文/怪熊 「起初我不懂得藏文,但聽見藏音卻有熟悉之感,相較於這個世界的強勢語言,學習藏文的動力有過之而無不及。」當科學難以概括的事物越來越上不了公領域的論壇,鄧湘漪並不怕談她的神聖經驗。2007年7月她在朋友的幫助下有機會聽達賴喇嘛講法,「當達賴喇嘛發出第一聲低沉長音的引領禱詞時,『嗡』的低音透過麥克風飄蕩全場,在毫無前兆與防備下,我的眼淚竟沒來由地奔出眼眶。」完整文章
Photo from wikimedia 「流亡伊始的達賴喇嘛對於他所領導的政治活動,就已經有著『為自由而鬥爭』的自我定位,他不是為了『恢復舊制度』,而是為了『西藏民族、國家和宗教權利和自由』而奮鬥,立意改革。」──蘇嘉宏,《流亡中的民主:印度流亡藏人的政治與社會》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