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齊殷(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兼副所長) 先說結論:本書是一本不折不扣為人類發展帶來「福音」的奇書。然而,它所依據的,不是神祇或超自然的力量,也不是與生俱來的命運或宗教的預言,而是一項令人嘆為觀止的科學研究計畫。透過這項縱貫人生八十個寒暑以上的追蹤研究的結果,我們看到了科學實證研究的驚人事實,也體驗了身為人類的成就與驕傲。 完整文章
文/珍妮佛・道納、山繆爾・史騰伯格 有些科學家可能會利用CRISPR來創造以前從未存在過的突變生物,其他科學家則是將CRISPR應用在讓原本消失的生物復活,這種做法就名副其實的稱為「去滅絕」(de-extinction)。早在CRISPR問世前幾10年,這項工作就已開始,而基因編輯只是科學家希望讓這項計畫成真的一個可行方案。 完整文章
文/Patricia Edmonds 當亞曼達.汪克林與麥可.畢格斯相戀時,他們根本不在意跨種族婚姻可能會面臨的挑戰,亞曼達說:「更重要的是我們共同追求的東西。」 他們定居於英國伯明罕,迫不及待地想要組織家庭。2006年7月3日,亞曼達生下一對異卵雙胞胎女孩,這對父母欣喜若狂,為她們取了彼此相關的名字:一個是米莉.瑪夏.麥吉.畢格斯,另一個是瑪夏.米莉.麥吉.畢格斯。 完整文章
在現代,我們不可能避開關於價值和道德的討論,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意識到這一點。有些人會說這些討論註定無謂,因為「價值和道德都是人定義的,你的錯,有時候是他的對」、「你幾乎不可能說服立場不同的人」,對於這種人來說,下面這些問題不但沒有標準答案,就算硬要討論,也不會有進展: 基本薪資應該調高三千塊嗎? 國高中必修古文,有灌輸大中國意識的疑慮嗎? 人有沒有權利仇恨特定族群? 同性婚姻該合法化嗎? 完整文章
我在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唸遺傳學博士班時,要上一門必修課「遺傳學史」,課堂中學生都要上台報告,任課老師找來一位退休已久的果蠅遺傳學大師為我們的報告補充和討論,他叫Mel Green,當時快九十歲了,是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他交遊廣闊,據說遺傳學發展史中,除了孟德爾他沒見過,只要我們說得出名字的,即使不是他同事或合作者,他也都能如數家珍道出在什麼時候見過以及談了什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