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宋尚緯 「如果受過傷才能夠溫柔, 那我們為甚麼要承擔這種溫柔?」 我知道有些事 是努力也做不到的 例如傷心後還有傷心 所以快樂似乎是 做不到的,我知道 有些歌聽一聽 眼淚就流了下來 似乎旋律後還有誰 陪自己一起哭著 我也知道你看到一些句子 像是針一樣 將自己與某個過往 縫合起來 像是回到了過去 但拯救不了自己 我知道你 希望自己像一陣煙 風來便跟著消散 想就這樣融進土裡 完整文章
文/張耀升 ※本文摘自張耀升《縫》,由群星文化出版,加入新作四篇,重新問世。〈回家〉即新作之一。 在台北買了房子後,他開始重複做同一個夢。 夢中的他在深夜時分獨坐床上,太新穎的家具與擺設缺乏生活感,他感覺自己彷彿剛從另一個恍惚的夢境中醒來,環視這個還未熟悉的新房子,一時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完整文章
《大亨小傳》裡一個角色,車行老闆喬治‧威爾遜,他的老婆車禍死了。不久前,他發現老婆給他戴了綠帽,但不知小王是誰,他懷疑這場車禍是謀殺。老婆之死讓他極度傷心。他眼神呆滯,對鄰居米切里斯追憶,當初他察覺有異時所做的事:「我跟她談了。我告訴她,她也許可以騙我,但她決騙不了上帝。我把她領到窗口,說:上帝知道你所做的事,你所做的一切事。你可以騙我,但你騙不了上帝!」 完整文章
讀過《逃》與《離》,想到外籍配偶與外籍勞工來到這塊島嶼之後,受到的對待,想到某些雇主的嘴臉所折射出來台灣醜陋的風景,當我說張郅忻兩本散文集都以外籍配偶為重要主題,或許你會連結到曾有的,悲痛深沈的閱讀經驗。但不是的,雖然人如其文溫婉的張郅欣,並不迴避諸多不快的、不幸的事例,但在她筆下,越南女子,不論幸或不幸,都未失去對遠方有光的想望。 完整文章
夢,可能為我們帶來: 一個新的指引方向,一份新的覺察,一份篤定感, 一個新的人生任務,一個生命的新重心…… 若想透過夢更懂自己,絕不能硬闖, 就讓擅長解夢且與夢工作了近二十年的哈克, 帶你我傾聽、解讀、看見夢境裡潛意識給我們的訊息! 一位助人工作者透過牙齒一顆顆掉下來的夢,道出了出嫁前的複雜心情…… 完整文章
昨晚作了什麼夢啊?還記得嗎?夢境的意義是什麼?夢對你預示了什麼?夢給了你意想不到的靈感了嗎? 我是個很會做夢的人。呃……其實這麼說,在科學上並不精確,應該說我是常在夢中醒過來的人。有時候大概記得自己的夢,大部分時候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有時候,在現實中有些場景突然間有種強烈的既視感,拚命回想才發現原來是過去夢中的場景呢。 完整文章
文/馬尼尼為 (有一天,孩子向睡魔要求更多的故事)睡魔說:「你知道的,好東西太多也會膩,況且比起說故事來,我更想要讓你看一些東西。我想要帶你見我的兄弟,他也叫睡魔」……「那邊騎馬的就是我的兄弟,叫『死神』的另一個睡魔。」…… 他問每個人同樣的問題:「你的成績單如何?」 完整文章
一、每回過年我都一定要那個!(哪個?) 一向怕過年,怕一堆飯局、應酬、人際交往。過年必做的事就是一直祈禱,祈禱時間趕快走,把春節趕走。 二、看馬趕羊(回顧和前瞻是不會講喔?) 馬年:台灣風起雲湧的一年,人跟著震盪,卻更堅定了一些想法與信念,而錢愈賺愈少,這也沒辦法啊。 羊年:靈感突發,精神突起,身心激突編寫出好幾本書,突然有好心出版社邀稿出書。 三、清一色對對福!(是對聯不是麻將唷~)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