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阿德勒;譯/吳書榆 夢境在表達其目的時,既不合邏輯,也不真實。夢境的存在,是為了引發某種感受、心情或情緒。想完全揭開夢境的隱晦面紗,並無可能。不過(在這一點上),夢境和清醒時的人生、行動只有程度之差,而非分屬不同類別。一個人的內心會如何回答人生的問題,和他的人生計畫(scheme of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1905年在瑞士專利局擔任職員的愛因斯坦,提出了改變人類對宇宙與自然既定認識的「相對論」。 另一個物理學家萊特曼於1992年,以那一年伯恩的現實時間與做夢時間(4/14~6/28),在三十個章節,由直接穿透愛因斯坦身心的三十個夢,來呈現時間的性質。 完整文章
文╱韓江;譯╱千日 在妻子還沒有成為素食者之前,我從來沒有想過她身上會有什麼特別之處。坦白說,即使是第一次和她見面的時候,我也沒有產生什麼怦然心動的感覺。不高不矮的個子、不長不短的頭髮、病厭厭的泛黃皮膚、單眼皮、稍稍突出的顴骨、彷彿害怕張揚個性似的黯淡平凡穿著—她走到我的桌前時,腳蹬款式最簡單的黑色皮鞋,步伐不緊不慢,看起來既不強壯高大,也算不上弱不禁風。 完整文章
文╱埃絲特.沛瑞爾 這年頭,美國的伴侶治療普遍相信,「性」暗示關係的好壞,換言之,只要知道感情好不好,就能推斷「性不性福」。如果伴侶彼此關愛和扶持,如果溝通良好、互相尊重、講求公平、信賴、有同理心而且誠實,就可以相當程度地假設兩人的愛欲持續不斷、強烈且有規律。派翠西亞.羅芙(Patricia Love)博士在著作《熱力夫妻》(Hot Monogamy)中,發表這方面的看法: 完整文章
文/林達陽 〈晨早便出發〉 「S,晨早便出發了,發亮的公路通向不可知的遠方,消失在光的深處。路是不是會一直延伸下去呢?我在陽光裡攤開地圖,找路,但地圖上的是我自己漆黑的身影,細小的路徑在日子與影子間變得模糊。想起昨天夜裡做了夢,夢中我們來到分別的岔路口。妳知道的,我是決不忍先轉身放手的那種人,但當真來到不得不然的路口,我卻深怕妳也不是。」   〈不該刻意告訴妳〉 完整文章